数字人民币如何走向国际?请看未来的东盟试验区

如今,推动数字人民币在东盟地区跨境使用具备有利条件。2010年中国与东盟自贸区建立后,双边贸易投资更加便利化、自由化。2020年,东盟地区跃升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达6846亿美元,同比增长6.7%;中国对东盟全行业直接投资143.6亿美元,同比增长52.1%;中国企业在东盟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611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40亿美元。这些都为数字人民币在跨境经贸活动中使用提供了坚实基础。中国与东盟人文交流合作密切,双方通过博览会、文明论坛、艺术展演等多种形式开展合作。

 

 

东盟国家人民币跨境收付保持较快增长。东盟国家人民币跨境收付量占全部人民币跨境收付总量的比重持续创历史新高。资本项目下人民币跨境收付实现大幅增长 ,显示出对人民币使用的巨大信心。中国与越南、柬埔寨签订双边本币结算协定,与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引入新加坡元、马来西亚林吉特和泰铢等在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直接挂牌交易,中国商业银行已推出10个东盟国家货币的银行柜台挂牌交易业务,引入柬埔寨加华银行、中国工商银行金边分行等境外银行参与广西区域市场交易。

 

 

人民币在东盟的清算安排不断完善,两百多家东盟商业银行与中国境内一百多家商业银行建立了人民币结算代理行关系。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柬埔寨、新加坡、菲律宾等东盟国家央行已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此外,推动数字人民币在东盟地区跨境使用意义重大。

 

 

(一)推动人民币在东盟国家的跨境使用

 

 

除越南、缅甸外,人民币在大部分东盟国家不存在政策障碍,市场主体对人民币使用需求日渐上升,但当地人民币支付服务供给有限,存在人民币“落地难”的问题。主要原因在于当地的商业银行不能开立人民币账户,普遍没有办理人民币业务的经验;同时,当地外汇市场不能对人民币进行交易,导致不能有效规避汇率风险和管理流动性问题。数字人民币采取双离线支付,兼具线上便捷性及线下强流通性,即使在手机没电或者没信号的地方也可以支付,能有效解决东盟地区金融支付设施不完善、支付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有利于扩大人民币的使用范围。

 

 

(二)提高跨境贸易支付效率

 

 

目前,我国跨境贸易支付依托银行网络体系进行支付,跨境贸易支付涉及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CNAPS)、全额结算系统(RTGS)、同城外币清算系统、全国支票影像交换系统、同城票据清算系统、银行内部支付系统等实时结算系统。因为涉及系统多,金融信息切换不一致、不同步,存在摩擦成本,跨境支付效率不高。而数字人民币基于区块链等互联网技术,采用点对点的支付结算模式,无需第三方介入,支付与记账同时自动进行,能有效减少中间结算环节,绕开以SWIFT为核心的国际支付清算体系,国际结算可以直接从支付跨越到清算环节,有效提升了支付效率与准确率。

 

(三)提升货币合作层次和范围

 

 

中国与东盟国家深入开展双边本币合作,包括通过开立人民币同业往来账户开展双边本币结算、本币互换等;但中国与东盟金融机构双边本币结算合作中面临风险防御性制度安排、流动性制度安排以及统一的清算渠道制度安排尚不完善的问题,同业往来账户资金缺乏有效的避险和投融资工具,账户平盘仍依赖场外交易。中国与东盟国家货币互换范围仅集中于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在资金动用和影响力等方面尚未能有效发挥作用;同时这些货币互换协议更多是基于政治互信层面考量而签署的,实际中动用的额度很少,基本处于空转状态。在货币合作中使用数字人民币,其便捷、安全、高效以及账户松耦合的特点,有利于克服双边本币结算体系障碍,解决清算渠道不畅通问题,规避本币结算中美元汇兑风险;同时,也有利于增强人民币的流动性,拓宽加深货币互换层次。

 

 

(四)有效维护地区金融稳定

 

 

金融开放中,需要警惕洗钱、恐怖融资等风险。数字人民币交易具有可追溯性,能提高经济活动的透明度,有效打击洗钱、偷税漏税以及恐怖融资等违法犯罪行为,提高反洗钱能力。同时,通过监控数字货币的流转,收集风险数据、扩大监管范围,构建实时、高效、智能的风险预警、监测以及管理体系,增强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能力。数字人民币有利于提升货币管理部门的宏观审慎管理水平和微观金融监管措施的精准性,有助于中国与东盟共同加强在资本流动、金融创新和跨境监管等方面的合作,维护地区金融稳定。

 

 

本文由蜡笔聊最炫科技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