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链游公会赛道的未来发展趋势与多重风险

今年 8 月,当 Yield Guild Games 紧随头部链游 Axie Infinity 迎来市场热度时,大多数人都没有料到「链游公会」会成为一个专门的赛道,甚至可以说,爆火的赛道。

在最近一月链捕手的每周融资统计中,链游公会获得融资的频率仅次于链游项目本身,a16z 等诸多头部风投机构都在布局该赛道。

游戏公会,在互联网游戏发展初期原指游戏玩家聚集成的网络群体,有一定的章程和约束。随着区块链游戏Play to Earn(P2E,边玩边赚)的兴起,新兴的链游公会有了更为清晰的金融导向目标,而在链游发展脆弱的早期,因其天然的流量聚合属性和市场推广作用,逐渐成为链游赛道必不可少的补充角色。

与 YGG 等海外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运营、人员组织松散、流动性强的早期头部公会相比,国内大量涌现的链游公会仍发展粗放。在链捕手的采访中,国内公会群体多由原来的矿工转型而来,小规模、雇佣制是其特点。更重要的是,现如今的公会是否真的带来强大的流量聚合效应?

随着链游项目本身的更迭,公会这一赛道的未来发展趋势是什么?国内公会的粗放模式是否具有竞争力?参与者和分析师给出了相近的答案。

01

矿工找到了去处

在链捕手 7 月的报道中,中国加密矿工迎来终场倒计时,具有一定规模的比特币矿工纷纷选择出海,而规模有限、小币种的矿工则选择观望。时钟拨到年终,这些观望的矿工也找到了答案。

申安明显觉得这半个月电话多了很多。申安是一家加密风投机构的成员,公司原本在国内运维 Filecoin 矿机的挖矿活动,今年夏天受政策监管影响,旗下矿机只好停产或运往国外。

此后借助于公司早期布局的 NFT 投资业务,申安和同事发现了 Axie Infinity 这款链游。在内外双重因素下,其公司开始将重心放在 GameFi 上,除自己打金外,也帮客户孵化打金工作室,目前在长沙、杭州、山东、西安、重庆等地都有相关社群组织。

同为 8 月开始打金,深圳的 Fernando 也属于圈内转型大潮中的一员。Fernando 从 18 年 all in 区块链教育培训赛道,早前参与过 Difinity(ICP)公链项目,以及 Swarm(BZZ)存储挖矿等业务。高耗能的挖矿活动受到能源及环保政策监管后,Fernando 原本的业务难以为继,也没有考虑出海。但是矿圈的资金比较大,它总得有个去处,后来链游这块兴起了,造成短期之内大量资金涌入的情况,也打造了一波财富效应。Fernando 说。

申安和 Fernando 或并不是孤例。链捕手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都表示,目前国内从事链游打金的人中很大一部分都由挖矿团队转型而来,其中可能主要为 Filecoin、以太坊等相对次主流币种的矿工群体,且运营的矿场规模有限,不便出海。

供职于国内一家公会联盟的 King 告诉链捕手,国内公会数量在 10 月底元宇宙概念爆火后开始激增,据其估计全国目前成型的公会总数不到千家。

与 YGG 线上社群联系的方式不同,国内公会打金仍多靠雇佣制。Fernando 在深圳、西安、珠海等地都开设了打金工作室,总体托管资金量达 1 亿元。在打金运作的各个环节中,Fernando 认为人力是最好解决的一个。

很多在校大学生都可以参与,Fernando 介绍,团队基本不用社招,比如到深圳附近的中专、大学中,发个招聘广告,几十个人就过来了。根据 Fernando 的说法,应聘的学生到工作室后,只要负责玩游戏就好

我只要教他怎么玩、怎么操作就行了,他们一天把我给他分配的游戏账号打完,就 ok 了,然后把里面的收益给领取出来,其他事情,他就不用管了。Fernando 表示,按目前链游收益,一个应聘者操作一天可以收到 300-500 元的薪酬。薪水的高低与游戏操行性、游戏内收益高低有关,打金团队会综合多项指标进行绩效评估,再发放最终薪酬。

和 Fernando 团队不一样,申安公司旗下孵化的打金工作室原本就有自己的团队(注:如原先的矿机运维人员),不需要额外聘请。而申安自己公司的打金业务,如需要人工完成,通常采取海外公会的运作方式,在 Discord 平台发布任务,招揽学者(scholar)来操作。类似 YGG,申安团队与操作者的收益分成也是三七分,据工作人员估算,一个上班族每天打两小时游戏,一个月可以拿到 1800-2000 元。

需要大量人力操作的还是少数情况。根据链捕手采访,目前使用脚本程序打金在业内是普遍情况。打金工作室承接千万级的资金量的话,全部人工去操作成本也会变高,如果能用脚本实现肯定是更好的。Fernando 称。

脚本与人工的使用比例,取决于打金游戏的类型和内容设计。Fernando 和申安都表示,其自有打金业务通常选择 Aixe Infinity、Raca、Thetan Arena、Cyber Dragon 等相对主流的链游,也会筛选其他小众的早期链游项目,体验其游戏经济模型和玩法。在申安看来,可玩性较差的链游本质与资金盘无异,团队不可能投入大量资金参与。

Axie Infinity 由于人人对战场景较多,打金通常需要实际人力操作。而如果仅是通关模式,申安表示,脚本就可以完成。不过,申安也透露,因为回本周期快,不少打金团队选择打可玩性较差的资金盘游戏,该类打金则主要由脚本完成,人工仅为辅助。

现在(链游)初期的时候,其实有点像4399小游戏一样,它都是网页游戏,特别简单,如果你正儿八经去玩是很无聊的,毕竟很费时间。但如果你有脚本去帮忙、去做的话,实际上就会节省时间,同时效率也会高一些,你的回本周期会更快一些。Fernando 说。

收益回报和风险成正比,选什么游戏项目打金成为关键。Fernando 和申安都认为,「投研」是链游打金最核心的环节。

据申安介绍,其公司一级市场投资的同事每天会筛选出十多款游戏,交给申安团队研究其游戏的整体关注量、项目方和投资团队背景,以及游戏的可玩性。上述三点满足后,链游项目才会下放到技术团队做游戏玩法设计、脚本开发,以及将脚本配置到打金设备(手机、电脑)中。最终上述技术再成套地输出给各地的打金工作室。

如果没有去做投研或者相应准备的话,其实很多人会受伤的,因为它本质上可能还是投资。Fernando 也表示。

02

层层风险

链游的风险,目前来讲还是非常大的。申安表示,打金游戏的成瘾性高低和经济模型设计是否合理是一项重要的风险点。

由于链游赛道的火热以及相关币种大多涨势不错,据 Fernando 对深圳本地打金者观察,很多参与者并不会做非常细致的研究,先参与进来再说,这种情况其实挺普遍的

Basics Capital 的分析师祎向链捕手分析,目前区块链游戏由两个板块支撑——play for fun和 play to earn,因区块链等基础设施性能较低,在目前链游发展的早期阶段,play for fun 通常无法满足,因此大部分支撑区块链游戏活性的就是 play to earn

当吸金、暴富的参与心态碰上制作粗糙、经济系统设计不合理的项目,亏损的风险无限放大。在申安看来,前段时间颇具热度的 Farmers World(农民世界)、飞船等游戏项目不具备游戏的可玩性,本质即为资金盘,因此其生命周期不会太长。据 Fernando 和申安反馈,该类链游项目的生命周期通常在两至三个月内。如果你抱着 15 天回本周期(的预期)进场,结果变成两个月到三个月回本,可能对本金都有一定程度的伤害。 Fernando 说。

以 Farmers World 为例,DapprRader 数据显示,其 NFT 平均价格近 7 天跌幅接近 60%。

浅谈链游公会赛道的未来发展趋势与多重风险-第1张图片-OKX官网

申安认为,资金盘类的链游不会退出历史舞台,它永远有一席之地,但主流会回归到价值这一块。据他观察,他朋友圈有些曾推过资金盘的,现在也开始推 Thetan Arena、Axie Infinity 了。

选好项目外,实际打金过程中同样不乏风险。

Fernando 强调,使用脚本打金需要规避程序中可能留有的后门。Fernando 介绍,市面上贩卖的脚本在开发时,可能植入木马程序,在用户使用过程中读取账户私钥及重要信息,最终产生收益降低甚至账户资产被盗的后果。

也因而,Fernando 和申安团队使用的都为自行研发脚本。

链游赛道爆火后,国内矿工大举进军打金公会,是否担忧引发新的监管风险?谈及法律风险时,Fernando 和申安都较为乐观,他们都强调传统游戏也有打金行业,相比打金,资金来源和投资去向更为关键。

链法律师团队负责人郭亚涛律师向链捕手分析,由于链游公会本身开展的活动是围绕着目前监管定义的虚拟货币进行,在监管基调上是不被鼓励的。尽管民事领域有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但若涉及刑事领域,须由刑法予以规范和调整,如公会涉及帮客户解决入金问题、发行代币等行为,都被视为非法金融活动。

此外,在公会发展过程中,其运作模式如涉及诈骗属性和团队计酬方式,则很可能触犯传销相关罪名。郭亚涛律师分析:传销活动最本质的特征在于其诈骗性,传销组织许诺或者支付给成员的高额回报,实质来自新进成员缴纳的‘入门费’,因为其本身活动并不能产生经济效益或者额外收益,要保持传销组织的运转,必须使新成员以一定的倍数不断增加,但由于传销组织人员不可能无限增加,其资金链必然会断裂。

此外,他提示,团队计酬主要是指实质上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