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④拉美成各路数字货币试验场,能否摆脱美元

【编者按】

数字货币作为时代创新的产物,初露峥嵘。数字货币为何而生?在数字货币领域抢先试水的国家如今境遇如何?未来的货币竞争会呈现怎样的格局?

对全球央行而言,数字货币也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创新试验,前景可期,却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澎湃新闻特此推出“数字货币全球实践”年终报道,向读者呈现数字货币在全球各地实践的最新面貌。

除了中国,还有一个区域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也走在了全球前列——拉丁美洲。

2020年10月,巴哈马央行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发行沙币,沙币也成为第一个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央行数字货币。

此外,早在2017年11月,乌拉圭央行就率先开展了全世界首个大型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项目——数字比索(Thee-PesoProject)。今年4月,东加勒比央行也推出电子D Cash货币试点。

除了法币,拉美地区多国也对不同的数字货币进行了广泛的尝试。

9月7日,萨尔瓦多成为世界上首个正式承认比特币为法定货币的国家。古巴也紧随其后,9月15日,古巴央行称关于加密货币的决议已生效,加密货币成为古巴商业交易的合法支付方式,加密货币服务提供商也获得了在古巴境内开展金融相关业务的许可。

有意思的是,拉美地区的法币数字化之路早在2015年就开始了。

2015年2月厄瓜多尔推出“电子货币系统”和基于这个系统的“厄瓜多尔币”。2018年3月由于民众对此接受度低,推出后并未在该国流行,厄瓜多尔币不得不在2018年3月底宣告停止运行。

拉美为何会成为“各路”数字货币的试验场?

推出石油币后的委内瑞拉怎么样了

委内瑞拉一度因为推出石油币而受到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委内瑞拉也寄希望于利用数字货币来规避美国主导的金融制裁,2018年2月发布了全球首个法定数字货币“石油币(petro)”(具有法定主权信用),以支撑该国濒临破产的经济。由于经济恶化,委内瑞拉主权货币玻利瓦尔几乎贬值到一钱不值。该国通货膨胀最严重之时,通货膨胀率一度达到10000000%。

在采用石油币后,委内瑞拉经济发生了什么变化?

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大学经济学教授Pasqualina Curcio向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想要分析使用石油币的效果,首先要回顾其承担的功能。在一开始,它作为虚拟货币的目的是避开美国政府对委内瑞拉人民的金融制裁。在这之后,石油币才被赋予作为价值尺度和价值储藏的功能。由于委内瑞拉的货币玻利瓦尔受到打压,导致超级通货膨胀,市场上多项数额以石油币表现。虽然有了石油币,但是美国政府仍然维持,甚至加重对委内瑞拉的金融制裁。

2018年2月21日,委内瑞拉官方发行了加密货币“石油币”,发售首日就完成了7.35亿美元的融资;据了解,石油币发行的规模是1亿个代币,每个石油币都有1桶原油作为实物抵押,总价值超过60亿美元。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石油币今后作为该国的国际记账单位,一个石油币等于3600主权玻利瓦尔(石油币为其国际记账单位,参考价1个等于60美元,1美元等于60玻利瓦尔)。

Curcio介绍,石油币作为流通货币的使用率较低,法定流通货币是玻利瓦尔。如今,玻利瓦尔和石油币的关系因为汇率的关系,已经达到1.82亿 。

加密货币或是数字货币的使用是否有助于拉美摆脱美元的货币霸权?

Curcio向澎湃新闻表示,美元在全球的占比在下降,无论货币以何种形式呈现:纸币、电子或虚拟货币,我们所要关注的是掌控者是谁,避免酿成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以及1971年美元单方面宣布与黄金脱钩那样的局面。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大环境下,重点在于谁将掌控这些虚拟货币及其用途,但愿不要重蹈1944年的覆辙。

2020年9月,委内瑞拉放弃美元,正式以石油币结算石油。在外界看来,作为委内瑞拉的第二法币,石油币不仅没有改善其国内货币波动和贬值趋势,而且存在“能用来做什么和怎么用”的瓶颈,委内瑞拉政府对石油币寄予的厚望很难实现。

不过Curcio却认为,通货膨胀的缘由是因为美国对汇率进行了政治操控,因为玻利瓦尔比对美元的汇率是委内瑞拉国内市场的价值依据。2013年的美元对玻利瓦尔还是8,而现如今是32亿。想要制止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需要停止对委内瑞拉的金融制裁。若是可以充分发挥石油币作为价值尺度的功能,也许有助于抵制对玻利瓦尔的制裁,至少削弱对工薪阶层购买力的影响。

石油币是委内瑞拉在债务压力上升、西方金融封锁收紧之下谋求国际融资的一种尝试,希望借此打破美国的金融封锁,渡过经济困局。虽然目前看石油币存在诸多缺陷和不足,推广进度也不尽如人意,但委内瑞拉的这次大胆尝试给同样遭受欧美制裁的国家和希望加速全球货币多元化的国家提供了借鉴。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发展与战略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王鹏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美洲国家是一个曾被大国力量分而治之的地区,有很强的殖民色彩。而像委内瑞拉和古巴这样的国家,则一直试图摆脱北美的控制,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走出另一条道路,需要把美国当成“敌人”。

特立独行的萨尔瓦多

拉美地区最先试水数字货币的当属厄瓜多尔。

2015年2月,厄瓜多尔推出一种“电子货币系统”和基于这个系统的“厄瓜多尔币”。厄瓜多尔币受到央行的直接监管,并维持汇率的稳定,此举也被认为是厄瓜多尔国“去美元化”进程的举措之一。

遗憾的是,该币种自推行一年后仍未在该国流行,得不到民众使用的厄瓜多尔币不得不在2018年3月底宣告停止运行。

直到巴哈马群岛于2020年10月正式推出了“沙币”央行数字货币,南美洲第一个得到国际肯定的央行数字货币诞生。

惠誉在其去年11月发布的《下个阶段:大趋势和金融机构评级》报告中指出,拉美地区的金融市场发展有一个明确的议程,即加快向金融服务不足和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群提供金融服务。

惠誉分析师Monsur Hussain和Duncan Innes-Ker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央行数字货币往往对两类地区最有吸引力:一类是政府认为可能由私营部门主导的现有支付系统无法很好地服务消费者和企业,另一类是担心转向私营部门数字货币或私营公司控制金融交易数据会对金融系统稳定性产生影响的地区。

央行数字货币是否有助于拉美摆脱美元的货币霸权?

汇丰银行全球经济学家James Pomeroy却向澎湃新闻表示,这更多的是与利益,而非货币体系有关。如果一个地区超过一半的支付是用现金,若能够以低成本的数字化方式加以替代,就会带来难以置信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企业从而可以节省成本,降低价格,支付也更安全,消费者还可以使用一系列数字金融产品。在这一点上,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央行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可获得新的工具,或许会有助于刺激经济增长。

Pomeroy也指出,采用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与货币使用者对中央银行和政府信任程度密切相关,但考虑到高水平的波动和高交易成本,它们不太可能被广泛用作整个经济体的支付手段。

今年夏天,萨尔瓦多——这个国土面积只有20多万平方公里、位于墨西哥和南美之间的小国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

萨尔瓦多成为世界上首个正式承认比特币为法定货币的国家。萨尔瓦多议会6月9日通过《比特币法》,批准将比特币作为该国法定货币。而在此之前,这个国家或许只因为盛产咖啡豆和大量逃往北美的难民而为人所知。

萨尔瓦多是全球第四大咖啡生产地,种植并出口大量高品质的咖啡。可作为中美洲“北三角”之一,多年来萨尔瓦多一直是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政变、骚乱、严重腐败、通货膨胀等问题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这个美元化的中美洲国家已经是全世界美国汇款成本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此前曾表示,萨尔瓦多等国家会采用比特币,说明它们已经不信任美元,确实想摆脱它,美元的信用程度也在降低。但是现在由于美元在国际金融领域长期的统治地位,暂时还摆脱不了,尤其是小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所研究实习员章婕妤撰文指出,萨尔瓦多经济美元化时间不长,自本世纪初萨政府废除科隆币以来不过才二十年,但该国经济已然同美国融为一体、密不可分。现任总统布克尔之所以成为此次比特币立法过程中的“急先锋”,与总统本人树立的内政外交“强人”形象密不可分。一来是出于政治营销的需要。二来这还可以被视作为布克尔对近来几度趋紧的美萨关系的强势回应。三是提高本国金融普惠性。

萨尔瓦多央行报告显示,萨尔瓦多全国共有70%的人口尚未开设银行账户,意味着每十个人中就有七人无法获得传统的金融服务。但却有近70%的年轻人口拥有联网手机。

不过,萨尔瓦多此举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言人莱斯表示,萨尔瓦多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会引发一系列需要仔细分析的宏观经济、金融和法律问题。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发布报告指出,使用比特币将影响萨尔瓦多货币制度稳定,并增加与IMF融资谈判的不确定性。惠誉评级也发表声明称,比特币存在难以监管等特性,萨尔瓦多政府的这一决定可能导致该国成为洗钱和恐怖主义资金流动的中心,成为中美洲非法活动的资金集散地,威胁金融体系安全。

王鹏认为,虽然当前的萨尔瓦多显得较为特立独行,却并没有与其他中美洲国家有何不同。这些国家的社会结构没有经过比较有效的改造。尽管看上去是独立的,但与欧洲、北美有紧密的联系。既要保持独立性,又想摆脱大国的控制,小国们就需要联合起来。它们需要跟亚洲、跟中国加强联系,才能帮助自身在世界上更好地定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