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伏羲瑶台”到“高能链”,互联网公司无法拒绝元宇宙

自今年春季“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后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随后到秋季Facebook改名为Meta,“元宇宙(metaverse)”这个从科幻小说中诞生的概念,毫无疑问也成为了今年科技圈的年度词汇。事实上,元宇宙这一浪潮不仅席卷海外,同样也得到了国内互联网行业的热捧。

日前据相关媒体报道称,B站正在测试元宇宙相关业务“高能链”,据悉其是为新应用、文化、游戏,以及数字资产构建的数字原生社区。在目前所曝光的产品截图中显示,“高能链”同样也是一种“元宇宙生态”,旨在打造开放创新,包罗万象的数字原生社区,并且“高能链”还提供了原创作品版权认证、数字藏品(NFT)、数字身份认证、虚拟空间等不同维度的功能。

对此B站方面回应称,“高能链”目前重点关注内容版权保护,以及为数字化作品提供所有权认证等服务,并且已上线可查询链上信息的区块浏览器工具。虽然B站认为“高能链”属于一种“元宇宙生态”,但是从目前其所呈现出的信息来看,与传统的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几乎一致,而所谓布局元宇宙业务则更像是追逐当下的热点。

 

 

不仅是B站,作为当下整个互联网行业中最为火热的概念,元宇宙如此多娇、也引得一众厂商“竞折腰”。据不完全统计,截止11月末,国内市场名称中含有“元宇宙”的商标申请总量近6400条,有960余家公司参与申请,涵盖BAT、网易、爱奇艺、小红书等互联网厂商,以及“蔚小理”这类汽车厂商。

然而纵观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厂商,除了花1亿投资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以及15亿收购VR厂商Pico的字节跳动外,从BAT到网易、再到B站,在元宇宙这一概念上几乎都是调门起得很高,但资源的投入却往往很低,基本上都是过去业务的一种延伸。

 

 

例如申请注册了“和平精英元宇宙”、“王者元宇宙”、“天美元宇宙”等一大批元宇宙商标的腾讯,其在元宇宙方面的布局是大量投资游戏厂商;百度则是上线了百度VR 2.0产业化平台,并推出了以多人互动虚拟世界为卖点的社交APP“希壤”;而阿里是成立XR实验室,做基于AR、VR相关的技术研究;网易则上线了沉浸式会议系统“瑶台”,并投资了多家VR公司。

 

所以别看大家都是嘴巴上在说着元宇宙,但实际上却是各有各的打算,所以准确来说,除字节跳动或是真的有意将元宇宙作为突破口外,其他厂商的态度暂时都还比较暧昧。其中,腾讯在全球投资游戏厂商的情况,早在元宇宙概念爆发前就已存在,甚至于引爆元宇宙浪潮的Roblox都曾获得过腾讯的投资;此外,阿里做AR/VR的历史就更久远了,2016年淘宝就上线了VR购物Buy+计划,并在同年豪掷7.9亿美元给AR独角兽Magic Leap;而打造“瑶台”的网易伏羲实验室则是在2017年成立,主要是为了研究AI与游戏的交叉应用,并且基于网易伏羲的成果,去年9月网易在《逆水寒》中还举办了第二届国际分布式人工智能学术会议DAI(Distributed AI)。

之所以会出现互联网厂商嘴上对元宇宙热情高涨,但实际上却并没有给这一业务单独开辟战线的情况,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是因为元宇宙这个概念足够大,并且足以容纳在“VR元年”后就坠落的VR概念、监管日趋严格且难以商业化的AI技术,以及号称“奠定数字信任基础”却陷于虚拟货币的区块链技术等等。

 

 

元宇宙概念的火热是因为互联网行业需要新的话题、资本需要新的概念,大众需要新的兴奋点,而不是因为元宇宙描绘的以现实世界为基底,以虚拟现实和技术打造的身临其境数字生活,真正有了可行性。

 

 

事实上,相当多互联网厂商在元宇宙相关业务上呈现出的是完全不同的两张面孔。B站在测试“高能链”、号称布局元宇宙之前,CEO陈睿在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则曾表示,“元宇宙是需要产品和技术有突破,才能去实现这个概念的,我认为它不在最近的两三年内可以完成”。与其相同的是,百度副总裁马杰前脚刚说,“元宇宙的潮水或将在明年下半年褪去”,转头百度就推出了虚拟空间社交APP希壤。

毕竟以当下的硬件基础来看,元宇宙的高实时性、高互动性,以及高沉浸感要求还缺乏算力等各方面的支撑,可以说现在没有一家布局元宇宙的厂商,敢于宣称拥有生成现实世界镜像的数字孪生技术,其中包括即便是在VR领域走得最远的Meta。那么为什么互联网厂商都明白元宇宙并不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概念时,却依旧要在当下追逐呢?

 

 

关键原因,或许是因为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了内卷化的竞争阶段。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直延续的互联网高速增长阶段,到如今事实上已经实结束了,并且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也已出清,而这一情况则是以当下互联网广告业务承压为标志。数字广告作为互联网行业最为传统的变现模型,是将流量卖给广告主来挣钱,而广告主投放广告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展现、进而实现转化,所以广告业务承压也就意味着互联网流量的增长见顶。

国内互联网厂商热衷于平台化、做生态,是因为在增量时代,这样的战略有利于企业业务矩阵的迅速成长,而在存量时代,为了最大限度的争夺流量,不同平台势必会相互倾轧进行排他性竞争,这样的情形对于互联网厂商来说显然并不是好事。并且此前没有习惯争夺存量的互联网厂商也有自己的路径依赖,所以自然也更希望元宇宙这个或将成为互联网3.0标志的概念,能够继续带来增量。

 

“元宇宙是一种未来,一种很大程度上会实现的未来,而现在正是一个可以占据主动权的最佳时机"。作为一个未来,元宇宙想要落地如今还面临着巨大的技术门槛,这就导致当下互联网厂商在布局元宇宙时,往往都是以自家现有的业务为基础,但是互联网厂商又能清晰地意识到这一未来最终还是会实现。而从当下困于二维平面的互联网2.0走向更加立体的元宇宙,势必会带来内容载体、传播方式、交互方式、参与感和互动性上的全面进化,错过元宇宙可能就意味着失去未来。

所以即便互联网厂商心里都明白现在的元宇宙就是“水中月,镜中花”,但也依旧要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