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趋势之元宇宙: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一、前言

2021,元宇宙大步流星,可谓开启元年。2022,它持续吸引社会各界的

安永元宇宙课题组近期推出#元宇宙系列文章和大家一起“探索元宇宙”,探讨“元宇宙与商业世界”的各种机遇和挑战。敬请

2022年1月,在云计算领域做的风生水起的某科技头部企业宣布以687亿美元收购游戏开发商,收购原因之一就是该交易将为“元宇宙提供基础”。某社交巨头更是将其社交网络公司更名,全力进军元宇宙。科技巨头们纷纷致力于研发自己的相关元宇宙技术和设备。2021年3月Roblox的上市更是让元宇宙的概念引爆市场,近400亿美元的市值打开了元宇宙的想象空间。

二、元宇宙(Metaverse)背景

卡尔.波普尔(Karl.Popper)在1972年出版的《客观知识》一书中,系统的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理论,将物理世界、心理世界、人工世界作为并列存在的主体,三个世界是统一、连贯的。其中人工世界是人工创造的知识和思想成果,它是主观的产物,但却是客观存在,并将具备其自身的生命。元宇宙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属于人工世界的范畴。元宇宙与物理世界之间不仅有虚实共生、IoT数据集成的关系,还需要通过人类心理世界作为桥梁才能互相作用。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描述的是完全实现的数字世界,这个词可以追溯到尼尔·斯蒂芬森和他的反乌托邦网络朋克小说《雪崩》。这部小说于1992年出版,该书描述了一个名为“The matrix”的虚拟现实数据空间。《雪崩》中的元宇宙是一个通过个人终端和虚拟现实护目镜访问的3D虚拟现实空间,与Oculus Quest和其他VR设备有很多共同之处。

在用户看来,这个3D空间是沿着一条100米宽的街道创造的城市环境。与现实中的任何地方一样,这条街也会受到其发展的影响。开发商可以在主街的基础上建造自己的小街。他们可以建造建筑物、公园、标志,以及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例如忽略三维时空规则的特殊社区,或者游戏玩家可以去相互战斗的自由作战区。

元宇宙融合了两种已经存在多年的理念:虚拟现实和数字第二人生。几十年来,技术专家一直梦想着推进和实现人类的虚拟生活,并希望其扮演着与物理现实同等重要的角色,人们在虚拟空间与朋友和同事互动,在数字化虚拟世界消费,为我们的数字化身份购买服装和物品,接受教育,就业,创业,开辟新的人生。在扎克伯格所称的元宇宙中,虚拟现实充当了一个计算平台,人们可以在网上过第二人生。在虚拟现实中,你戴着耳机,沉浸在三维环境中。你可以携带运动传感控制器与虚拟对象进行交互,并使用麦克风与其他人进行通信。

从目前元宇宙的发展来看,某种程度上数字化游戏中已经存在一个元宇宙,只是还不够成熟,例如元宇宙的社交元素在电子游戏中多有体现,在2003年发布的《第二人生》(Second Life)中,用户可以定制逼真的化身,与其他玩家见面,创建虚拟物品,拥有虚拟财产,以及交换商品和服务。像《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体验可以被描述为元宇宙原型。主要差距在于这些数字化空间是孤立存在的,每一个都是一个数字岛屿,其居民和虚拟资产永远不会离开它。

未来需要创造的元宇宙不仅仅是更为沉浸式的虚拟体验,而是互联网的下比特矿机一个版本。科技巨头和许多其他公司正在竞相定义这个下一代的互联网。元宇宙代表了继大型机计算、个人计算和移动计算之后的第四次计算机浪潮。如果要成为一个具体化的互联网,那么它必须具有某些特性,将其与第二人生等孤立的虚拟现实体验区分开来。

根据对元宇宙相关特性的理解,可以将元宇宙数字世界总结为一个大规模的、可互操作的实时渲染3D虚拟世界网络,可以具有个人身份识别、业务数据连续性和无限用户同步的持续体验。元宇宙是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新融合,体现了物理与数字交互的下一阶段。这种新的场所体系将改变用户的文化和行为预期,企业在元宇宙取得成功将取决于其对其用户的理解,以及他们在这个新世界中的存在方式。

三、元宇宙目前的发展

游戏行业正在引领元宇宙的早期迭代和发展。在游戏产业中的元宇宙生态正在形成:元宇宙创造者将创造资产;表演者将创建实时内容;连接者将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连接起来;参与者从中进行学习、探索和提高;建设者贡献设计和组织经验;社区通过元宇宙的数字化运营参与其中。Roblox Studio融合了游戏、创作和社交网络工具,是一款玩家可以自建内容的游戏。Axie Infinity是其中翘楚,它允许人们参与游戏的开发。通过这种模式该平台在2021的用户数量增长了85%。在新的元宇宙生态中,创造性地把学习、生活和工作有机的结合起来成为有趣的活动,形成元宇宙生态参与者的工作模式。

除了游戏领域,元宇宙在其他领域也在迅猛发展。比如用不可替代令牌(NFT non-fungible tokens)铸造有价值的数字物品,如视频、音乐、活动门票和生成性艺术。NFT认证一个人对该数字物品的所有权,这意味着所有权证书不能复制。NFT实际上成为一种具有潜在增值潜力的资产,并将人的需求融入到数字产品中,这是前所未见的创举,这一举措创造了稀缺性。

收藏家们通过NFT拍卖艺术品,引起了轰动。2021年8月,来自伦敦的12岁的本雅明·艾哈迈德(Benyamin Ahmed)以一系列他创作的描绘鲸鱼的像素化艺术品出售NFT,赚了29万英镑。阿根廷设计师安德烈斯·雷辛格(Andrés Reisinger)最近通过在线拍卖卖出了一件用于虚拟3D空间的数字家具,每件10个NFT,最贵的价格为7万美元。

今年早些时候,一款纯数字版古驰手袋的售价高于其真实版。再例如在元宇宙中的非游戏活动的多玩家体验,平台让人们在分开时一起看电影或节目,或者通过创建一个团体活动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将人们围绕体验聚集在一起。

从技术发展来看,自元宇宙概念股Roblox于2021年3月11日在美国上市,元宇宙迅速进入各大科技巨头的视野,并持续加码元宇宙赛道,围绕VR/AR硬件设施、3D游戏引擎、内容制作平台等与元宇宙相关的多重领域拓展能力版图。

四、元宇宙发展的趋势

2021年11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万物皆可“元宇宙”?》。文中提及关于元宇宙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下结论前不妨“让子弹飞一会”。推动新概念及其产业逐步走向成熟需要时间,通往令人神往的科技未来需要脚踏实地、打好发展地基。无论是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还是混合现实,中心词都是“现实”。

从互联网早期的历史经验来看,很多互联网技术领域初期发展的协同愿景,在利益的驱动下,很快都落空了,由不同公司共同支持的单一大元宇宙愿景可能面临相同的困境。目前元宇宙还不存在标准,许多公司都在积极推进制定未来元宇宙的公共标准。目前全球科技巨头、游戏公司甚至一些较小的公司都在开发项目,希望抓住先发优势,以便为元宇宙标准的制定打下基础,这将面临很多的技术、行业协同和治理挑战。

例如不同平台的互操作性,EPIC Games的副总裁兼虚幻引擎总经理马克·佩蒂特(Marc Petit)最近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元宇宙将需要“包含持久性的共享虚拟世界”。这意味着,为了获得理想的客户体验,用户应该能够带着他们的数字物品从一个宇宙移动到另一个宇宙。用户将来从其他平台购买的NFT鞋将可在跨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上使用,同时也可在Fortnite和Minecraft等其他虚拟世界中使用。

某社交巨头公司计划在元宇宙项目上投入数十亿美元,其中平台之间的互操作性是其中的重点研发领域的实现目标。多平台的单一大元宇宙可以实现用户在一个平台上有一个头像,实时自动地能够在另一个平台上也使用该头像。

再例如设备的共享,虚拟现实耳机需要实现在多家平台的共享,实现不同的公司平台广阔的多人世界或基于云的图形兼容。这首先要求具备公共的技术标准和服务标准作为基础,其次要求在行业治理上协同多公司平台承诺使用元宇宙,允许其他公司进入。

元宇宙协同发展的可能展开方式之一是从一系列竞争平台开始,每个平台都声称自己是元宇宙。这类似于早期通信行业的竞争和运营环境,存在很多运营商和技术提供方,运营也是分散展开。

随着元宇宙的逐步推进和发展,各类技术和服务标准将出现,最终大玩家将使用兼容技术,演变成可以在不同的平台中能互操作的模式。问题是世界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从各种原始元宇宙走向单一大元宇宙?

扎克伯格认为,这将在本世纪末实现,但也可能比这早得多,因为基本技术要素已经到位。未来互联网发展最为关键的云基础设施允许大量的人聚集在虚拟环境中进行实时的互动和生活,比如超过1230万玩家在Fortnite观看由特拉维斯·斯科特(Travis Scott)主演的虚拟现实音乐会。

随着元宇宙沉浸式体验在更大范围和领域的展开,支持元宇宙的技术可能需要进一步发展,以支持元宇宙行业专家的设想,但就目前的能力而言,已经能满足元宇宙的当前技术需求。

四、结束语

元宇宙已经崭露头角,显示出它可以超越其游戏根源的前景。它正在推进和发展数字化人工世界的演进,并创造元宇宙的数字文化,为人们和企业提供一个互动、创造、消费和营业的新场所。我们注意到最近美股科技板块的震荡,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对于元宇宙科技和生态更加审慎的思考。尽管元宇宙的发展面临诸如基础设施有待进一步建设、互操作共同标准有待设立、成本有待降低、安全性有待增强等各方面挑战,但也是颠覆性的科技机遇,其迅猛发展的趋势让我们感觉元宇宙正处在下一个前沿的边缘,并展现了其自身创造新价值、几乎无限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