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制度对决:DAOvs公司制

翻译:龙犄角

通过改变公司的等级制度,DAO在成为公司的替代物上越来越有吸引力。

公司是一套命令着人类必须如何行事的规则,而DAO是一群支配着规则必须如何运作的人们。

将人类从公司的等级制度中解放的DAO实验是高尚的;公司是以目的为驱动的实体,为了达到目标可以不择手段,包括利用剥削人类自身。带着对人类本身意愿的尊重,即便与公司的样板相悖,也是一件好事。

然而,尽管它们有望成为公司的代替物,日益成熟的DAO开始暴露出它们的裂痕。如果这些裂缝不被填补,DAO所取得的收益可能会被退还给企业。

定义企业

公司没有一个简单的定义;从结构的角度看,公司是由一系列相互作用的合同条款所限定出来的法律虚体。这些合同是与客户、供应商、雇员、贷款人、监管机构等签约的。在所有情况下,都有一个明确的共同的指令,即为公司的经济利益服务。

公司的这一定义与DAO形成鲜明对比,因为后者不存在刻入基因的同种界限。在公司横行的世界,如果股东对他们的首席执行官的工作感到不满,合同为他们提供了由法院强制执行的法律补救措施。DAO的确也有书面协议,但其效果有限;不像受委屈的股东,感到权力被侵害的DAO成员可以随时离开,向其他地方寻求解决方案。

21世纪的制度对决:DAOvs公司制-第1张图片-OKX官网/在Web2工作的我 Vs. 在DAO工作的我

公司的优势

公司印章

在一个组织呆过的人都会被他们的环境所制约,无论是华尔街的律师事务所还是密歇根州的非营利动物权利保护组织。因为成员们通常对这一事实视而不见,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背上了包袱。无意识间,旧系统的方式悄悄潜入新系统。

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是一个例子。在这期间,财政部长是亨利・保尔森,投资银行高盛公司的前主管。尽管这次危机是投资银行做的恶,但最终,那些造成问题的公司也是被救助的对象。由此危机而产生的立法(多德-弗兰克法案)在2008年存在的公司周围建了一条护城河,增加了投资银行的财富。

可以说,结果是能够预见的――如果是一个前投资银行家来制定规则,他只会保护他自己。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刚刚从企业离开的DAO成员是否有能力做出改变。

在位优势

清晰的愿景

公司的愿景在每年的公司务虚会上被讨论,但它通常仅仅只是一个谈话的要点。至于DAO,愿景在每天的议事日程上;愿景和目的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工作,由会议上的每一个人定义。

DAO重视愿景这一点是高尚的,但拥有灵活的目标伴随着风险。公司为其股东服务,以金钱来衡量。如果一个DAO无法发现其目标,它将陷入困境――Web3架构师和早期DAO主义者Andre Cronje肯定能理解这一点。在他看来,DAO最好以具有独立目的的单一载体的形式来部署。“作为实体,我讨厌DAO...只要你想把DAO做成生意,它就会变得糟糕”。DAO越早经历早期的迭代,并巩固其去中心化的愿景,它们就能越早产生影响力。

21世纪的制度对决:DAOvs公司制-第2张图片-OKX官网/公司利润

/好吧,来看看你的真面目

/从打工人赚到的辛苦钱那里扣下的钱

定义DAO

DAO的定义是一个流动的目标,有关“去中心化的”、“自治的”、和“组织”这些词有很多的主观性。一般来说,一个DAO是一个围绕一个想法的社区结盟的组织,拥有去中心化的、自动化的机制,帮助它达到其目标。DAO运动拒绝企业信条,例如隐蔽的程序、工位隔间的禁锢和虚伪的公司专用语。

DAO的优势

作为反抗的DAO

如果公司是优势语言,那么DAO就会用逆文化的方言说话。DAO艺术家Sinjun和Crypto Bushi在描述他们的NFT系列时对这种情绪做出了很好的解释。

DAOpunks的使命是使人类能够从默认世界工作的消耗生命的苦役中将自己解放出来,并引导他们在有意义的DAO工作中找到有益的、广阔的自由。

在DAOpunks的例子中,他们将为想要退出公司世界的人们提供拨款。并非所有的DAO都被计划成反公司制度的,但它们的去中心化的这一天然属性是对异议和对它们的想法的追求的邀请。所谓不入流的朋克们被踢出公司,DAO邀请他们入席。

为创作者的DAO

Web3是对其前身的转折的回应――在20年的时间里,几个占主导地位的美国公司为创作者绘制了路线图。Web2提出了一个浮士德式的交易:创作者可触达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观众和客户群;作为回报,平台(亚马逊、脸书或谷歌)掌握着什么该被发布和退回的权力,将自己的利益置于创作者之上。

对那些对这个交易不感兴趣的创作者来说,条款是不可协商的。就如亚马逊的例子,当消费者开心地接受了一个一键式的国际化的市场并使其成为实际上的垄断者,另一面的所有创作者现在都不得不使用同一市场。与亚马逊政策不一致的创作者们则被蒙在鼓里。

Web3的DAO提供的替代选项则很多。公司扮演着创作者与其市场之间的守门人的角色,通过收割信息和操纵消费行为的方式盈利。而DAO可以以捍卫其社区的声音这一唯一目的而存在。DAO不需要拥有买家与卖家之间的关系,意味着创作者对他们创作的内容拥有更大的权力。创作者经济在一个具有无许可市场的生态系统中欣欣向荣,内容的所有权是不言而喻的。

作为多功能工具的DAO

脸书的颂歌“驰而不息,破而后立”是一种态度,使这家价值一万亿美元的公司在竞争中占据优势。脸书通过破坏和推动边界来创新。DAO在这方面走得更远,因为它们可以走得更快,并且DAO生来就是为顺应破裂而建。没有了传统的等级制度和僵硬的框架,意味着DAO每天都在变换和塑造,以最好地适应不断变化的条件。

DAO究竟有多灵活?它们可以通过影响碳资产定价来推动气候议程,如KlimaDAO;或通过激励绿色经济,如MakerDAO正在做的。一些DAO的出现仅仅是为了收集与NFT艺术家社区具有特殊关联的NFT。在ConstitutionDAO的例子中,该组织直奔苏富比拍卖行而去,用它在几天内从国际投资者池中收集的4600万美元购买了一份特定的稀有文件。如果出现了一个想法,且其背后有激情的加持,DAO是将其付诸现实的更好的模式。这解释了为什么曾经往硅谷跑的梦想家们现在都扎在Discord聊天室。

21世纪的制度对决:DAOvs公司制-第3张图片-OKX官网/450万

/在2021年11月,从其岗位辞职的美国人的数量

DAO的难关

若我们将和公司制的比较更进一步,那DAO面临的重大挑战便凸显了出来,这让DAO处于不利位置。因为公司的治理、国家监管、员工激励和盈利能力等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治理

治理是DAO成立时任务清单上的第一项任务。但在后期阶段,它仍然是重要的讨论内容,而且会消耗DAO的生产力。治理是DAO的一个特别的痛点,因为它们并不像公司那样,在成立之初就与规则共同扎根。很显然,当DAO增加规则和中心化的机制时,纯粹主义者会认为这相当于是对社区的一次袭击。

管理

不确定性对企业来说是代价高昂的,对DAO也是如此。鉴于DAO是在监管的“无人区”运作,资金和精力都花在对多种情况的预测上。这耗尽了DAO的资源。即使法院的裁决或政府法令似乎保护了DAO,这种保护也只对该辖区有利。例如,怀俄明州为DAO提供了一些有限责任公司的保护,但不清楚跨州的DAO是否从立法中享有任何好处。

激励

DAO在Web3空间里是家常便饭,化名的使用很普遍,系统可以自由分叉,活动在一个虚拟的、无边界的空间里发生。在这种环境下,如何激励社区成员为DAO的利益工作是一个挑战。

使用化名意味着成员们会更少地考虑他们的名誉。因为,在必要的时候,身份可以随意替换。信息是可以随意取用,copy他人的想法也不被认为有错,这使得DAO的知识产权面临风险,因为没有制度来保护它。没有了诸如合同或国家强制的边界等障碍,人们更有可能在投机后慢慢淡出。

利益

一旦一个DAO消耗了它的种子轮投资,而又如果它没有实现盈利的计划,这个DAO就会面临风险。对于依赖其代币市值的DAO来说,也可以这么说:在DeFi中,价格波动比国家支持的市场更大。在DAO社区中,一个常见的说法是,激情和创造力并不能支付账单――收入才能。迟早需要建立收入流,否则纸牌屋就会倒塌。

21世纪的制度对决:DAOvs公司制-第4张图片-OKX官网/财团

/DAO生活

DAO中的人性是终极王牌

DAO确实开始出现裂缝,但这未必是件坏事。在现实生活中的测试是暴露缺陷的最好方式,这于与DeFi代码是健全的论点平行,因为它不断受到威胁。

DAO要想蓬勃发展,需要找到优化组织中的“人性”的方法,听取朋克们的意见,承担崇高的任务。虽然占领市场是公司的信条,但DAO不会被一个单一的想法所禁锢。它们可以推动前沿领域,无论是市场机会还是理想的扩展。

如果DAO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框架来授权这些声音,它们可以走得更远。让一个声音加入DAO比在企业部门雇用一个员工要容易得多;人际关系的桥梁比通过合同形成的网络更强大。再次引用Cronje的话。"在(DAO)领域,人们经常低估的是我们在协调方面的力量"。

在Web3的WAGMI氛围中,DAO应该很容易接受协作,但公司的做法吸引力很强,而以逃逸速度走向前沿是一个艰难的旅程。

公司已经忍受了所有可以想象的商业周期。很难想象,在20世纪70年代末,人们担心政府的监管会把公司推向灭亡。它们活了下来,并制定了一个游戏规则:玩弄监管框架,开发外国市场,并在会计方面作假。最有效的公司伎俩之一是收购。2021年底,零售商耐克收购了Web3设计公司RTFKT,提醒我们在Web3中任何东西都可以出售,也许甚至一个DAO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