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晨身陷洗钱等调查危机,90后“币圈大佬”行至何方?

孙宇晨身陷洗钱等调查危机,90后“币圈大佬”行至何方? 孙宇晨身陷洗钱等调查危机,90后“币圈大佬”行至何方?-第1张图片-OKX官网

独角金融

发布时间: 2022-03-12 22:34鲲鹏计划获奖作者,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关注

 

作者 | 丁一

 

 

编辑 | 付影

 

 

来源 | 独角金融

 

 

从不缺话题的币圈营销“大佬”孙宇晨又出了大“新闻”。

 

 

据媒体报道称,根据对孙宇晨公司多位前员工的调查,获悉孙宇晨曾在虚拟货币交易所Poloniex期间涉嫌欺诈、躲避ICO禁令、通过移民进行洗钱等近10项罪名指控被美国国税局、FBI等介入调查,一时间将孙宇晨再度推上了风口浪尖。没过多久,上述报道遭孙宇晨否认。

 

 

深谙炒作之道的孙宇晨,盯上过罗永浩、王思聪,因突发肾结石取消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每一次蹭“名人”流量都上过一波热搜,每一次炒作都为自己的财富积累做下了重要铺垫。

 

 

炒作没有错,而他所大力推广的虚拟货币这种商业模式,一开始就游走于灰色地带,如今被监管层定性为“非吸”行为,涉嫌违法违规,虚拟货币造富神话“凉凉”,孙宇晨的币圈路还能走多久?

 

 

1

 

 

深陷近10项指控,被FBI调查

 

 

根据媒体报道,孙宇晨被调查的主要原因,是孙宇晨在波场期间组织做市团队,涉嫌内幕交易,躲避中国ICO禁令逃往国外;除此之外,孙宇晨还曾制作几乎无审的KYC工具扩大用户交易参与度、在交易平台内手机用户交易中丢失的小额资产并将其占为己有,涉嫌欺诈、通过移民洗钱或者逃避法律制裁。

 

 

对此,孙宇晨连发5条推特消息否认TheVerge对其的指控。孙宇晨称,这是谎言,是对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诽谤。

 

 

同时他还透露,Poloniex并未在塞舌尔注册,该交易所并不在美国运营,也不为美国服务。他强调将保留对任何实体发布的虚假信息采取法律补救措施的权利。

 


 

图片来源:网络

 

 

公开资料显示,孙宇晨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波场TRON创始人,移动社交应用陪我APP创始人兼CEO,锐波创始人兼CEO。2014年,孙宇晨担任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后来创立了“波场TRON”。

 

 

2

 

 

疯狂割“韭菜”,被骂“币圈贾跃亭”

 

 

孙宇晨靠演技在币圈江湖叱诧多年。

 

 

孙宇晨身上曾被贴过多个标签:“孙割”、“最牛90后”、“马云最年轻门徒”、“营销鬼才”、“格林纳达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从高价拍下巴菲特午餐到“突发肾结石”为由最后“泡汤”,从聘请罗永浩到为王思聪还债,从支持小鹏车主维权到为网易离职员工看病,孙宇晨在互联网各个角落都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9年12月,孙宇晨微博被封,他在国内的营销也暂时告一段落,进而转到世界各地频频露脸。

 

 

一切炒作似乎也是孙宇晨在为自己的财富积累做铺垫。

 

 

2014年,孙宇晨读完宾夕法尼亚之后回国创立了锐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从事去中心化清算系统产品开发,随后首创“声值社交”概念,推出了移动社交App“陪我”。

 

 

2015年,孙宇晨高调宣布自己收到了马云创立的“非学历实体大学”湖畔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为该学校第一批学员,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以最年轻的“马云门徒”自居。

 

 

2017年8月,孙宇晨带着他根据虚拟货币以太坊代码改来的自创虚拟币“波场币”,跑去了新加坡成立了波场TRON基金会,开始正式推出波场项目。波场币一经发行,立即融资6亿,估值高达10亿。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下发了“九四禁令”,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做清退安排。然而孙宇晨此时已经跑到海外,面对国内的禁令他强硬表示不退,这种行径引发了大片波场币购买者的恐慌情绪,一时之间,孙宇晨被冠上了“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2017年12月底至2018年1月初,短短半个月时间,波场币通过几次拉升,市场价格从原来的两分钱,被拉升到了2块钱,暴涨100倍,瞬间波场币市值达到140亿美元,跻身币圈市值全球前十。

 

 

投资人以为转角遇到爱,不料却掉进了“屠宰场”。

 

 

孙宇晨借机迅速抛售出60亿个波场币,套现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0多个亿(有一说套现120亿),导致次日波场币价格暴跌20%,无数人瞬间倾家荡产。

 

 

柚子币早期投资者、曾作为币圈首富的李笑来发微博称孙宇晨是骗子,并称他是证据确凿的剽窃惯犯。

 

 

2019年1月,孙宇晨的波场上线了波场超级社区功能,面对众多粉丝咨询安全与否的问题,孙宇晨始终不正面回答。直到6月30日上午十点,波场超级社区App关闭,官方发布公告称,平台在进行优化升级,官方客服也不再回投资者消息。

 

 

投资者后来发现投进去的真金白银打了水漂。5个月时间,波场超级社区卷走受害者金额高达10个亿,受害人数高达几十万。其中一位名叫夏冰的中年妇女割腕自杀。对此孙宇晨发表声明表示波场不支持资金盘,但对于受害者自杀和投资者资金无法提现只字未提。

 

 

3

 

 

监管加码,币圈造富神话破灭

 

 

事实上,币圈早已不是当年火热的境况了。

 

 

去年4月份,和孙宇晨关系甚好的币安因洗钱和税务问题在两个月之内遭受三次调查。互联网上有关该起调查众说纷纭,“比特币就是传销骗局乘上了互联网的东风”、“加密货币就是洗钱用的”等不断出现在评论区。这些议论的背后,是用户对于平台的不信任。

 

 

近日,受乌克兰局势影响,创立于乌克兰的区块链交易平台DMarket将冻结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人的账户,包括他们的全部虚拟货币和其他虚拟资产都会被冻结,同时明令禁止这两个区域新用户注册。

 

 

这无疑否定了虚拟货币和其他虚拟资产的匿名性,让虚拟货币此前被吹捧的去中心化变成了一触即破的泡沫。这也给国内心存侥幸的炒币者敲响警钟,现在各国对币圈的监管都趋向严格,曾经的“暴富神话”很难再现。

 

 

我国已出台多项法规明确否定了虚拟货币的“货币”属性,近年来,国内各地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行为。2022年3月8日,广州市发改委组织开展“挖矿”现场整治行动,端掉一个隐藏在电动车充电站里的虚拟货币矿场,现场查获虚拟货币“挖矿”专业矿机190余台,价值500余万元。

 

 

2022年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决定》,增加了网络借贷、虚拟币交易、融资租赁等新型非法吸收资金的行为方式,并将上述行为正式定义为“非吸”行为。

 


 

加密资产交易中潜藏的洗钱风险也正逐渐引起国外重视。韩国金融监督局近期表示,将加强对NFT(非同质化代币)和元宇宙等新兴市场企业IPO的核查。美国财政部也发布报告专门提示,NFT可能会带来新的风险,尤其是开展洗钱和恐怖融资方面的风险。

 

 

在国内,虚拟货币这列“过山车”已经驶向终点,那些辗转海外交易以待“东山再起”的币圈大佬,似乎也要到了彻底放弃挣扎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