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谈元宇宙之前,先关注Web3

文/陈根

不论当下对于元宇宙的概念如何热火,但这些都只是一些科幻方式的创作,对于元宇宙产业的真正发展没有实质性的价值与意义,反而会促使更多的商业炒作以及欺骗的商业行为发行。

至今没有人关注到元宇宙的底层技术架构除了硬件之外,在底层系统的技术实现上到底要依靠什么技术?很显然需要依靠Web3的技术来进行构建。当我们在为元宇宙狂欢的时候,大洋彼岸的美国,他们正在探讨基于Web3如何来构建新一代的互联网底层技术。

为什么说元宇宙的底层技术一定是基于Web3,因为Web3技术是为了打破当前的数据平台中心的垄断模式,也就是将数据与隐私权归还给用户。我们可以理解为Web3就是为了构建数字人的数字权力而发展出来的一项技术。当全世界都在谈论人权保护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数字权却被平台商家们赤裸裸的剥夺。

那么在进入元宇宙的时候,当万物数字化之后,每个人的数字虚拟人,以及基于数字身份在未来的虚拟实体世界中所发生的行为,这种基于个体的数据行为与隐私数据权就不应该属于当前的平台垄断,或者偷偷的占据为己有。因此,基于Web3所构建的底层技术,就让所有人的互联网数据权回归给每个人。

当每个人的数据权回归给个人之后,才能最大程度上的保障我们数据安全,以及我们在互联网的行为隐私最大程度的获得保护。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数据人权能真正的实现,因为这些数据的所有权是属于每个用户自己的。

当商家需要数据的时候,或者进行一些商业行为研究的时候,就必须要向用户购买。我们可以选择出售或者不出售个人的行为数据,但核心的关键是这些个体的行为数据产权数据每一个个体所拥有。

如果我们不能解决个体虚拟数字权的问题,当我们进入元宇宙时代的时候,当我们的数据权被当前的平台中心权继续控制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元宇宙中继续扮演一个被“宰割”的商品。因此,当我们在谈元宇宙的时候,不可避免会遇到的最大阻力就是当前垄断型的平台科技公司。他们可以跟着喊元宇宙的口号,但是他们不会采取实际行为来打破自己今天的中心权力。

这就意味着Web3即是元宇宙的必然技术,但在当前也是面临阻力最大的技术,而这些阻力恰恰就是来自于这些平台型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当这些公司不能掌握、滥用与不需要花费成本的拥有用户的行为数据权的时候,他们考虑的是如何让这些用户的行为数据权能够最大的商业化,而不是真正能推动科技朝着元宇宙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