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币圈大佬”孙宇晨陷入税务调查危机

“如果部分无耻美国外媒继续对我进行无底线的造谣,我不排除以竞选美国总统的手段进行反制!”

3月10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称,根据对孙宇晨公司多位前员工的调查,获悉孙宇晨在波场期间涉嫌内幕交易,还曾在Poloniex期间涉嫌欺诈、洗钱,目前美国国税局、FBI等已介入调查,孙宇晨可能利用其他国家公民身份逃避法律制裁。

对此,孙宇晨连发5条微博进行辟谣,并强调了自己格林纳达驻WTO大使的身份。资料显示,格林纳达地处北美,2017年曾被欧盟列入避税天堂黑名单。

“这都是那些眼红的人做的假把戏,目的是打击孙哥竞选下一届美国总统。”有网友调侃道。

孙宇晨的人生经历,堪称“神奇”。一方面,挂在他身上的“光鲜”标签不计其数:北大学士、宾大硕士、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中国90后创业领军人物、马云弟子……另一方面,其又屡屡因豪掷千金引发热议,最知名的一次莫过于以约457万美元拍下巴菲特的慈善午宴。不过,富豪人设背后,孙宇晨也深陷“收割财富,变现跑路”的质疑。

一位投资人曾评价孙宇晨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那么这次,“孙哥”的辟谣该信他几分?

驳斥“FBI调查论”

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叫停各类虚拟货币发行,并且要求已发行虚拟货币做清退安排。

自此之后,ICO(为加密货币项目筹措资金,类似于IPO中的公开募股)在国内成为了金融欺诈、传销和其他非法和犯罪活动的工具。一时间,币圈风声鹤唳。

然而,根据The Verge的报道,孙宇晨却仿佛提前收到了消息一般,精准地在公告发布前一天完成了对自己公司Tron所发行的波场币TRX的销售,并及时乘飞机逃到了韩国首尔,此后又在旧金山落脚。

值得一提的是,“波场Tron”这个项目,也是孙宇晨于2017年7月刚刚创建的。

2017年12月底到2018年年初,波场币价格从两分暴涨至两元左右,孙宇晨借机抛售60亿个波场币,成功套现3亿美元。次日,波场币价格就暴跌20%,无数“韭菜”怨声载道。

不过,仅套现一次显然是不够的。报道称,Tron在北京的总部包含一个内幕交易团队,这个团队由一名技术官僚领导,主要任务就是确保TRX价格达到孙宇晨想要的某个水平。孙宇晨每次宣布利好消息前,会先提示团队买入,待价格飙升后再卖出获利。

至于“做市”的资金,则是来源于波场外的有钱“大户”。

多位美国金融法和加密货币交叉领域的专家介绍,孙宇晨以及Tron北京总部的内幕交易行为如果被证实,最高刑罚为20年监禁。

此处还引申出孙宇晨的另一个危机。内幕交易的禁令适用于被称为“证券”的金融产品,但加密货币是否符合“证券”的标准目前还存疑,如果加密货币有资格作为“证券”,那么其必须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注册, 向公众出售未注册的加密货币是犯罪行为,在美国最高可判处5年监禁。

为确保Tron的合法性,孙宇晨还聘请了曾在SEC合规部门工作了8年的Labhart担任首席合规官。或许是Labhart给的底气,孙宇晨在收购BitTorrent后又进行了一次ICO,新的代币名为BTT。

2019年,孙宇晨继续着自己的“风险操作”。他收购了一家名为Poloniex 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Poloniex曾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但在2018年被Circle收购后,由于执行了清除非法活动、欺诈行为等规则,交易量出现暴跌。

而孙宇晨的目的,就是恢复Poloniex此前的野蛮生长。其先是将总部位于波士顿的Poloniex搬到了对加密货币几乎没有任何监管的塞舌尔群岛,随后为快速获得新客户,要求公司自建了一个自动化的系统,无论用户提交什么身份证件都能获得通过。

在此基础上,孙宇晨还曾通过变换自己的公民身份以及在世界各地开设大量银行账户的方式逃避政府监管。报道称,其曾用100万美元的投资换取了马耳他国的公民身份,还曾在法庭上称自己是加勒比群岛圣基茨和尼维斯的公民。仅在美国,孙宇晨就有13个银行账户,在马耳他还有8个账户。一位孙宇晨公司的前雇员称:“他认为税收很愚蠢。”

综合来看,孙宇晨涉及的指控包括:电汇欺诈、阴谋或意图进行电汇欺诈、诈骗、洗钱、花费犯罪企业的战利品、未注册证券并撒谎、协助和教唆犯罪,以及合谋诈骗美国。

“吃瓜群众可以散了,我作为格林纳达驻WTO大使,驻地在日内瓦,既不是美国人,也没有美国绿卡,不居住在美国,根本不涉及到任何美国税务事项。”面对美国媒体的指控,孙宇晨予以了全盘否认。

大师还是演员?

尽管孙宇晨的反驳十分迅速且果决,但评论区还是出现了不少调侃的声音。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自成名至今,孙宇晨的做派与其裹挟的争议,就如同硬币的一体两面,始终并立而行。

学生时代的孙宇晨,可谓是逆袭的典范。高中前两年,他的成绩并不出众,甚至被老师评价是只能考“三本的料”。但高三期间,孙宇晨却突然开始奋发图强。

为了能上个好大学,高考前孙宇晨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彼时正值韩寒、郭敬明“当道”,孙宇晨在分析了一批获奖作文后,成功发现了其中“叛逆文学”的“窍门”,并最终拿下一等奖,借助降分录取资格考入了北大中文系。

“一定要当第一,如果在一个领域当不了第一,马上换下一个。”孙宇晨在走入大学校园后,坚决地执行了自己的人生信条,大一结束后他便转专业至“容易拿高分”的历史系,至毕业时,他的绩点排在全系第一。

身体虽然转到了历史系,但孙宇晨的心依然是文学心。其曾效仿胡适写“每周评论”,也曾发表一系列文章直指北大会商制度,称“这是一个全面控制学生制度化的残酷设想”,还引来了孟非、梁文道、李敖的声援和数十家媒体的跟进报道,最终北大校长迫于压力不得不出面道歉。

一战成名的孙宇晨和90后代表蒋方舟一起登上了《亚洲周刊》封面,其也在第一时间将自己人人网的名称改为“孙宇晨|亚洲周刊封面人物”。

孙宇晨的文学梦想就此止步,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期间,其与朋友一起创办《新新青年》后,发表的《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一文被普林斯顿大学沈诞琦指认抄袭。事发后,《新新青年》编委会整体认为抄袭属实,向沈诞琦致歉。但孙宇晨本人却一直否认抄袭,称两文只是风格相似。

“叛逆文人”的人设幻灭后,孙宇晨又化身为了“90后创业领袖”。

2013年,孙宇晨以硅谷互联网金融公司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与此同时,比特币迎来了一波小牛市,孙宇晨也获得了世界经济论坛授予的“全球杰出青年”称号。

不过,刚刚创业的孙宇晨就被搜狗CEO王小川泼了一盆冷水。多年以后孙宇晨发朋友圈透露,2014年,王小川曾在一档节目中直指自己是“骗子”,还笃定地表示其“肯定会失败,一起录节目是耻辱”。

从朋友圈所发内容可知,孙宇晨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但王小川话音未落,比特币就开启了熊市,孙宇晨只得换道陌生人社交,并买下了陪我App,开始了蛰伏。

没有了虚拟货币的助力,孙宇晨依旧赚足了市场的眼球。他不仅入围了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还在投资人的推荐下,成为了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期学员,也是该批学员中唯一的90后。

自此,孙宇晨又自诩为“马云徒弟”,这一度引发了阿里方面的警告,但在大多数网友心中,相关的印象早已埋下。

2017年,区块链概念火爆,孙宇晨终于等来了成为“币圈大佬”的机会。年内,他创立了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并在监管政策下达前成功将TRX以700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

为了给自己的项目站台,孙宇晨想到了“蹭”公链老大以太坊的热度。在twitter上,孙宇晨列举了7条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但此举却被以太坊创始人V神讽刺存在抄袭行为。

当年,有数字资产研究公司(DAR)的研究人员在波场Tron codebase中发现了多个从其他项目复制的代码实例,并表示似乎Tron开发者在其他项目中剽窃了以太坊的代码,还修改了文件名,使得代码的来源难以识别。但对此,孙宇晨一概否认。

2019年,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一时名声大噪。其一度在微博上再次与王小川发起“三年之约”,“看看2022年6月之时,波场与搜狗市值孰高孰低?赌注100个比特币。”

对此,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表示,孙宇晨强拍巴菲特,是把中国人的脸丢到国际上去了,无疑给全世界传达了非常错误的信息。王思聪则转发了一则“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桌上全是韭菜”的新闻,并配文“这不就是个傻X”。

挥金如土,资产成谜

事实上,尽管孙宇晨在社交媒体平台中一直以高调形象示人,但他的身价和资产乃至行踪,近几年却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有关孙宇晨的“第一桶金”,目前广泛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其是通过炒特斯拉的股票和炒比特币获得的。

回忆那段往日时,孙宇晨曾表示:"我用自己的学费投资,我家也不是特别富裕,留学一年至少要30万人民币,万一失败了,后果很严重,但是那时候我比较相信自己的判断,我们学校还有研究特斯拉的学会,我自己有把握的,加了杠杆投资特斯拉。"投完特斯拉,孙宇晨又开始炒比特币,有报道称其收益达七八十倍。

这直接改变了孙宇晨的人生轨迹。按照孙宇晨自己的说法,其本想成为律师,迈进华尔街,但"我算了一下,我的投资可能把我当律师前20年的钱都赚了,这也是我创业的一个原因之一,以前的人生轨迹,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近几年,孙宇晨在社交媒体中的“撒币”行为更是日渐活跃。

2019年2月,赵宇“见义勇为反被拘”事件成为社会热点,孙宇晨在微博高调宣布,将为赵宇提供合计1000万元的支持,但是据报道,赵宇最后只拿到了10万元。

同年11月,媒体曝出网易患病员工被裁员,孙宇晨再次跳了出来,表示“网易离职员工看病的钱我全出了”,并且还谢谢广大网友的传播给了他一点做事情的机会。

不仅如此,孙宇晨还让《西虹市首富》中的经典台词“谁还有梦想?”照进了现实。网易事件后,微博上多位网友开启卖惨模式,结果孙宇晨真的给17位网友每人打了5万元。

2021年,孙宇晨又分别斥资7800多万美元买下了瑞士艺术家的雕塑作品《鼻子》、1050万美元买下了一个NFT头像、2800万美元竞拍得到了“新谢泼德号”飞船座位,并将于今年四季度完成太空飞行。

至今,孙宇晨身价仍未有确切数字可以证实。雷达财经注意到,截至2021年最后一周,波场的流通市值已达78亿美元。

不过,在孙宇晨的财富背后,不少小散血本无归。

一位曾在孙宇晨“撒币”期间将其举报的投资者表示:“我是在2017年底看到波场币的百倍神话进入币圈的,从此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各种神操作,各种亏损,一直到2018年底亏损了60万。这怨我自己傻,整个过程是先买比特币,然后主流币,然后山寨币,最后合约爆仓,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进坑里面。我奉劝没有进入币圈的朋友,千万不要进入,这不是你们能呆的地方,不要好奇,不要想暴富。不要看到大V转发就想进来看看,好奇害死猫,这是一个失败过的人的忠告。”

孙宇晨将走向何处?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