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江海”汇聚三座“未来之城”

  更新改造后的上海市城市规划展示馆内,多了几座尚未竣工的建筑模型。有已经封顶的顶科论坛永久会址,有正在修缮更新的百年张园,还有一座,更为特殊些——位于奉贤新城的“数字江海”,这一项目才刚刚破土动工,模型就已入驻其中。

  作为“五个新城”转型示范引领项目,“数字江海”在2月24日正式开工。183亩的首发地块上,十多米高的压桩机已经就位。根据规划,“数字江海”将建设为“地上一座城、地下一座城、云端一座城”。在奉贤新城“北大门”,三座城市正拔地而起。

  “数字江海”开工现场

  1+1>2

  “数字江海”开发团队经常把这2000多亩土地比作一块“大衣料子”。“我们要精心裁剪一身好衣服,给奉贤新城穿上。”江海数字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杨凌宇表示。

  裁剪的方式,叫做“规划实施总控”。一把剪刀、一把尺子、一张设计图,统一规划。

  “数字江海”共有七期地块,预计有十年开发周期。“一盘棋谋划、一张图作战,体现了我们的决心与恒心。”杨凌宇说,面对“数字江海”这样一个拥有百万开发体量、耗资百亿的项目,“如何走好从规划到实施的关键一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规划实施总控是一种科学有效的开发管控方式,可以覆盖传统开发工作的盲区,让各地块、各开发阶段都可以顺利衔接。但是,这种开发方式也要啃下更多“硬骨头”。

  2060亩土地上,有25块建设开发用地、600亩绿地水系、15座市政及景观桥梁、10公里市政道路、各类市政设施及错综复杂的地下管网。开发过程必然要涉及大量市政公用设施及空间的开发,“我们同时将面临多界面多阶段的协同问题,这大大增加了项目开发的复杂程度。”江海数字公司总经理助理潘嵘嵘表示,“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简单的地块开发,而是打造一座城市力全渗透的数字化国际产业城区。”

  所以,这片土地上到底会崛起一座怎样的城市?

  根据规划,“数字江海”不是一座有城市功能配套的产业园区,而是可以入驻产业的一座微型城市。多样化城市功能和产业功能将高度集聚,甚至还体现在单栋建筑的垂直功能的复合上:一栋大楼内,一楼可能是企业展示空间,二楼可能是研发中心,三楼是办公空间。

  “地上有多繁忙,地下就有多繁忙。”规划设计经理何其甲说,在“数字江海”,地下空间不是地上的“影子”和辅助,是整个城市的重要一部分。地上是居住公寓,地下则是菜场超市、家庭仓库,甚至还有幼儿园出入口;地上是生物医药、健康医疗等美丽消费产业,地下则是与之对应的在线新经济直播间。

  这座“地下城”,还将成为上海第三个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场景的组成部分。目前,上海已有的两个测试基地都基于场外道路测试,而地下空间显然对无人驾驶来说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场景。在这里将解决智慧出行“最后一公里”——自动泊车问题,进而实现微缩城市级自动驾驶示范。

  云端造城

  在工程建设中,有一个概念叫做“土方平衡”。指的是通过有计划地平衡场内土方量,达到最大限度地将挖土方加以利用,达到降低工程造价的目的。

  土方平衡应用已经非常广泛,但是,“绿植平衡”还很少见。“数字江海”的目标,不仅要“不出一方土”,还要“不出一棵树”。

  “数字江海”的现状就是一座森林。云端造城,正是从一棵树的数字化开始。

  2019年,临港集团与技术团队展开合作,利用无人机倾斜摄影等前沿地理信息技术,对土地现状进行数据采集,“截至目前,我们共采集了75780张照片,包括36000余棵不同种类的绿植。”技术负责人杜�t表示,“数字江海”内6366棵香樟,3330棵桂花,都一一建立了“档案”。

  在“数字江海”数字孪生平台,施工单位可以精准统计每一次挪树的数量,设计单位可以快速甄选出所需树的方位。后期树木养护、美化,可实现全生命周期管理。

  数字江海数字孪生演示

  不仅仅是一棵树。未来,“数字江海”各类规划及分地块的建筑设计方案的审批工作都将在数字平台上进行。这将大大简化审批流程,提升开发效率,保障十年开发计划能顺利推进。

  也不仅仅是一个平台。“我们无法一夜之间造出一座城,也无法请千里之外的人参观‘数字江海’,但是在元宇宙,就有可能实现。”风语筑公司副总经理宋华国说。

  风语筑被称为“元宇宙的施工队”,是首个国产元宇宙“希壤”的3D虚拟建筑开发商之一。目前,“数字江海”开发主体已经与风语筑达成合作,打造“数字江海”更广泛意义上的“云端之城”,“数字江海”还在建设阶段,签约企业就可以先在元宇宙中入驻。

  “我们不仅要在云端建立一座虚拟城市。如果说数字孪生是对现实的一一复刻,那么在元宇宙中的‘数字江海’,想象可以无远弗届。”杨凌宇说。

(文章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