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泛滥、漏洞频发,音乐NFT成了新陷阱?

2021年可以说是NFT的爆发之年,就在3LAU、Steve Aoki、Snoop Dogg等音乐人从中赚得盆满钵满时,音乐NFT也因漏洞频发迎来新变局。?

自2月初开始,Jack Antonoff、Eve 6、Sadie Dupuis 等多位音乐人在推特上公开对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进行猛烈抨击,指责该平台未经许可窃取他们的音乐作品,引发业内和媒体的高度关注。

2月4日,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向该平台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销售音乐NFT,并提供一份所有生成的音乐NFT及相关音乐人的详细名单。最终,HitPiece平台迫于舆论压力而关闭了网站,其主页上只有一句“我们开始了对话,我们正在倾听”。

这也不得不让我们思考,在经过一年狂热之后,NFT除了为部分音乐人带来大量收益以外,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潜在风险?未来NFT还将对音乐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HitPiece为何引发众怒?

据悉,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是由音乐制作人Rory Felton和Jeff Burningham于2020年创立,其目的是通过出售音乐NFT帮助艺术家赚取版税,但事实却与他们所标榜的背道而驰。

这场舆论风暴始于2月1日晚。大批音乐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表示愤怒的帖子,声称HitPiece网站将他们的音乐作品作为NFT出售之前,并没有询问过他们本人,这一举动已经属于严重的侵权行为。?2月2日6点40分,著名吉他手Jackie Venson公开发文称,“这些人在我不知情或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拿走了我的整个曲库,并将其作为 NFT 出售。我也在他们的网站上看到了许多其他音乐人,真是当代窃贼。在这个时代,似乎成为一名音乐人真的太容易了。”

2月2日11点27分,HitPiece试图在Twitter上平息争议,发文回应称,“显然,我们已经触动了一些人的神经,也非常渴望为乐迷创造理想的体验。需要明确的是,艺术家在HitPiece上出售数字商品时会获得收益。与所有测试版产品一样,我们将继续听取所有用户的反馈,并致力于改进产品以满足艺术家、唱片公司和粉丝的需求。”

但这一回应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谅解。对此,美国音乐人Deerhoof发文对其表示质疑,“他们窃取你的音乐并在他们的网站上拍卖 NFT,当他们被抓到时,他们说不要担心,你能‘得到报酬’。”

2月8日,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介入,并向HitPiece的律师发送了一封律师函。RIAA 首席法务官Ken Doroshow称,该网站“只不过是一场骗局,旨在利用乐迷对音乐的热爱和与艺术家更紧密联系的愿望,使用流行语和行话掩饰他们完全未能获得必要的授权。”

伴随着监管部门的介入,这场音乐NFT闹剧告终,也给音乐行业敲响了警钟。

在一个个造富神话之下,NFT以席卷之势催生了众多明星艺人的加入,从美国传奇说唱歌手Eminem到NBA巨星Stephen Curry,从国内天王周杰伦到电子音乐人3LAU,各路明星艺人纷纷推出自己的NFT产品,但狂热终归是非理性且充满危机的。

尽管前面提到的HitPiece侵权事件以网站关闭的方式得到解决,但NFT市场出现这类漏洞并不是个例,尤其近几年更是频繁发生。

风口之下的NFT陷阱

1月22日,加拿大数字内容创作者Dan Olson在YouTube频道Folding Ideas上发布了一段名为“Line Goes Up – The Problem With NFTs”的纪录片,全方位阐述了NFT的历史、内在逻辑以及存在的问题等13个部分。

这条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视频迅速在推特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截至3月3日累计播放量已经达到599万。视频中,Olson对NFT艺术收藏品进行了批判,并尖锐指出,“NFT只是一个贫困陷阱”。

而在NFT在如火如荼的发展中,也渐渐显露弊端。?首先,与流媒体平台的数字专辑类似,音乐NFT难逃名人效应。这是由于人们对音乐NFT的需求往往来自于特定音乐人的作品,某些知名艺人或老牌音乐人足以凭借已具有的影响力与号召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吸引更多粉丝参与竞拍。?

例如,在今年1月18日,周杰伦与好友合伙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限量1万个,不到一小时全部售出;1月29日,其发文宣布将携手中国数字潮玩收藏平台薄盒Mints及国际拍卖行,合作拍卖自己从未公开的经典歌曲Demo音乐数字藏品,这一消息迅速引起了广泛评论与关注;2月11日,嘻哈歌手Snoop Dogg推出的“stash box”NFT在短短5天内售出了价值超过4400万美元。

但对于大多数草根音乐人来说,尽管NFT产品降低了门槛,使其能更快进入音乐市场,由于知名度较低,因此几乎很难从中获得价值回报。其次,交易平台的数据安全隐患,直接影响平台根基。据悉,就在2 月底,数百名来自NFT交易平台OpenSea的用户在短短三个小时内被攻击者窃取了254个通证,其中包括Decentraland与无聊猿游艇俱乐部的NFT,并且据业内人士估计,被盗的代币价值超过了170万美元,这一消息造成了广大用户的恐慌。

然而,这并不是个例。早在2021年3月,就有部分推特用户称,他们在NFT市场Nifty Gateway上的账户被黑客清除了所有的NFT收藏品,并使用其信用卡购买了新藏品,甚至有部分用户发现黑客偷窃后,立即在二级市场上进行了出售。

其三,NFT的“稀缺性”定位难以实现,同样面临盗版风险。NFT火爆的原因之一,就是依据区块链技术特性,音乐作品能够通过数字加密技术进行储存,NFT开发者将限制代币数量以增加稀有度,因此具有稀缺性。但伴随着NFT市场的蓬勃发展,新型盗版问题再次出现。

2021年3月,艺术家Weird Undead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有人在未经他许可的情况下窃取了他的作品与目录。今年1月28日,全球最大的在线NFT市场之一OpenSea在推特发文承认,使用该平台免费铸造工具创建的NFT中,超过80%的项目都是剽窃、虚假或滥用的作品,平台也因此决定限制用户使用其工具免费铸造NFT的次数。但这一决定引起了较多用户的反对,目前已被撤销。

从大量艺术家的加入到平台整顿与完善,参与人数、交易金额的激增不断壮大着NFT市场,为其注入了新鲜活力。但我们也看到,现实问题也接踵而来,无论是盗版猖獗、黑客入侵、过度炒作以及能源消耗严重,这一系列风险都潜伏在用户每场交易之下,而这些风险也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来规制。?

换句话说,NFT正处于虚假繁荣阶段,而面对新兴市场的狂热,加上其去中心化、匿名性等特征,入局者都应该保持理性。?音乐NFT将走向何方?参与过NFT专辑销售的美国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曾预言,“在未来十年内,70%的专辑将以NFT形式发行”,说唱歌手Rakim Al-Jabbaar也表示,“NFT将为艺术家提供另一个渠道,以更具艺术性的方式为粉丝创作独家内容。未来,我们将像欣赏巴斯奎特的画作一样看到欣赏歌曲的价值。”

根据digitalmusicnews数据显示,2021年1月,NFT音乐市场销售额达90万美元,2月销售额达到2200万美元,同比增长了2344%;并于3月继续上涨至2600万美元,同比增长18%。

对于音乐产业来说,NFT通过将特定的数字资产或物理资产作为数字单位,并创建一系列可识别的数据块储存在区块链上,形成可溯源、不可篡改的通证。这对于版权追溯困难的音乐产业来说,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和前景。

那么,未来音乐NFT将走向何方?

首先是收益模式上的变革。如果说流媒体时代使音乐人陷入了“收入困局”,那么音乐NFT的推出可以说给音乐人来带了一丝曙光。此前我们分析过,NFT能够实现即时收益和收益前置,甚至将音乐人打造为一个可以在链内实现与粉丝自主、循环交易的“个人经济体”。

其次,音乐NFT或将拓展其内容形式多样化。从歌手阿朵发布的国内首支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WATER KNOW》,到音乐人3LAU发布的第一张NFT音乐专辑《Ultraviolet》,从国内首支电子音乐NFT《WHISPER》到腾讯音乐推出的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迅速发展的NFT也在不断促使产业内部形式多样化。从原声专辑、音乐会门票到经典歌曲demo、文娱跨界,NFT把音乐行业玩出了新花样,未来,更多实体音乐内容或将与NFT向相结合,带动音乐NFT行业加速创新。

诚然,当前的音乐NFT仍然具有着许多不确定性,无论是过度炒作导致价格泡沫,还是版权漏洞、难以避免的监管命运等等,都意味着其发展之路依然“路漫漫其修远兮”,但随着NFT技术的成熟且普及,很可能为音乐产业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