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Stream Capital书生:漫谈元宇宙与区块链游戏

虚拟大迁徙

每每看出来风暴即未来袭的人,都应该提醒别人。而我,正看到了风暴来袭。

下一代或下两代会有数量更多的人,甚至会有好几亿人陶醉在虚拟世界和在线游戏里。一旦我们玩起游戏,在游戏外面,「现实」里的工作就不再产生了,至少,不再以此刻这样的方法产生了。数以百万工时的人力从社会中抽离出去,一定会产生点什么超等大事件。

————爱德华·卡斯特罗诺瓦《向虚拟世界的大迁徙》

当我戴上 Steam Index 进入《Half-Life: Alyx》,看到面前高耸入云的铁塔,同时耳边响起航行器的声音的时候,虚拟与现实的界线在那一瞬间被击穿。从来没有一刻,像此刻一样深刻地感觉到「向虚拟世界的大迁徙」在汗青的长河中的脉动攻击着我感官。

ArkStream Capital书生:漫谈元宇宙与区块链游戏-第1张图片-欧易OKX官网

  Half-Life: Alyx

庄周梦蝶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毕竟是庄周在梦中酿成了蝴蝶,照旧蝴蝶在梦中酿成了庄周。

无独占偶,西方的希拉里·普特南提出过「缸中之脑」假象:假如将一个大脑泡在一个布满了某种营养液的缸里,并通过强大的计较机与其交互各类感官信息,那么这个大脑就会认为本身是糊口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设想一下:我们是否只是「意识」般存在于「缸」中?  

ArkStream Capital书生:漫谈元宇宙与区块链游戏-第2张图片-欧易OKX官网

缸中之脑

庄子跟希拉里·普特南别离是对象方的唯心主义哲学家代表。唯心主义认为我们无法分开感受认识任何事物,任何事物泛起于我们的意识之前,已先行是我们感受中的事物。  

如假似真

20 世纪之后的人们,普遍接管的是唯物主义的哲学概念,但技能的进步迫使我们从头返来思考意识的重要性。世界有我的世界,你的世界,他的世界,物理客观世界。离开了「我」的世界,对「我」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人永远无法先于我的世界来思考这个世界。从这个角度来说,"意识是第一性"的。

20 世纪之后我们面对的现实是:VR/AR 技能,体感服,脑机接口技能在高速的迭代,在经受我们的五感之后,虚拟与现实的界线变得恍惚。虚拟的世界通过经受我的世界,替代了物理客观世界。

虚拟可以成为现实。

假假真真

当技能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你真的可以意识到你是虚拟之中吗?

谈到元宇宙,各人城市用「头号玩家」举例,可是笔者更喜欢用「楚门的世界」,作为元宇宙的表达。「头号玩家」内里,主角是清楚的知道本身从现实进入了一个很真实的虚拟世界。

而更真实的虚拟是,你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它的真实性。楚门从婴儿时期就被安放在一个设定好的情况内里,直到成年之后因为 Sylvia,才开始猜疑这个世界的不真实。这照旧在一种高本钱,容易呈现马虎的「元宇宙」,他都被欺瞒了这么多年。那么假想,假如你是楚门,从小脑筋就接入脑机接口,在虚拟的情况中长大,这个时候,虚拟的世界,对付你来说不就是真实的世界么。

而元宇宙的代价,NFT 的代价,虚拟商品的代价,这些所有的代价的探讨,当虚拟的世界,成为了楚门的真实的世界,他们跟各类实物有什么区别吗?

在此时接头 NFT 头像的代价,就跟接头一件悦目标衣服的代价一样,在某种水平上显得毫无意义。女孩子会为了悦目标包包付费几十万,男孩子会为了 Dream Car 付费百万,而 Crypto man 眼中的 NFT 头像亦如是。

总归到底,代价无非是人类行为与人类互动所发生的尺,所有的尺子最后权衡的都是时间,而当虚拟越来越占据我们的时间与糊口,虚拟的一分钟与现实的一分钟并没有贵贱之分。

Z 世代的人在比我们浓度更高的数据中生长,他们比我们更可以或许接管虚拟商品的付费。70-90 后主要的游戏付费方法是为了数值付费,以传奇作为典范,我们愿意为了更好的提高数值以提高游戏中的体验而付费。在 80 后的主要游戏年月,审美趣味并不成为一个消费主流。90 后与 00 后的游戏生涯中,会呈现英雄同盟这样通过销售英雄和皮肤赢利的大型游戏。这背后的是一个世代的消费习惯的变革。

元宇宙离我们很远,元宇宙离我们也很近。这些低纬虚拟付费就是它提前伸出来的触角。

元宇宙  

元宇宙与信息维度

我三岁的儿子,最近喜欢玩做饭的过家家游戏,用锅铲炒着我买给他的乐高积木。当我一边写着元宇宙的文章的时候,我溘然意识到,过家家就是最原始低配版本的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