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让数据价值化

文/币记本

 

 

大家知道,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掌握互联网信息科技。当我给你发送电子邮件或者PPT文件时,我发的不是原件,而是拷贝的复制品。这很好。信息被大众化了。

 

 

但对资产来说,像钱、股票和债券等金融资产、会员点数、知识产权、音乐、艺术、一张投票、以及碳权之类的东西,没人会想到这是一个复制品。

 

 

如果我寄给你100美元,确定我手里没有保留着这100块是至关重要的。这样我就不能再寄给你一次了。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密码学家管他叫“双重花费”。

 

 

中介机构容易被黑客攻击

 

 

所以今天,我们完全依赖大中介机构——中间商,像银行、政府、大型社交媒体公司、信用卡公司等等,来在我们经济中建立信任。这些中介机构的业务面极其广泛,从身份验证、清分,结算和记录,无所不包。总的来说,他们的工作做的很好。但是越来越多的问题正在显现。

 

 

从他们的集权化说起。这意味着他们更容易被黑客攻击,而且会越来越多,像摩根大通、美国联邦政府、领英、家得宝和其他人都已经尝过苦头了。他们将数十亿人排除在全球经济之外.

 

 

举个例子,那些没有足够的钱去银行开一个账户的人。他们拖慢了我们的发展。电子邮件一秒便可以去到世界各地,而钱通过银行系统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的时间,从一个银行转进同一个城市的另一个银行。

 

 

这些公司抽成颇丰,单是跨国汇款就能抽成10%到20%。他们还霸占着我们的数据,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把它货币化或是更好的用来管理我们的生活。

 

 

我们的隐私被破坏了。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不对等的侵吞了数字时代的慷慨馈赠:我们创造了财富,但也面临着不断严重的社会不平等现象。

 

 

如果我们不是只有一种信息的互联网,而是有一个价值的互联网,某种巨大的,全球分布式的分类帐,运行数于以百万计的电脑之中,每个人都能使用将会怎样?

 

 

在这个账簿里,任何种类的资产,从钱到音乐,可以储存、转移、交易、互换和管理,完全不需要强势的中介的存在,会怎么样?假如价值自身便拥有媒介,会怎么样?

 

 

不需要中介——区块链

 

 

2008年,金融危机,与此同时,很幸运地,一个名叫Satoshi Nakamoto的匿名者写了一篇论文,他开发了一种基于比特币这个加密货币之上的数字货币协议。

 

 

这加密货币使人们在没有第三方交易的情况下建立了信任并进行交易。这看似简单的行为点燃了星星之火,点燃了整个世界,每个人或是激动或是害怕或是很感兴趣。

 

 

关于比特币不要被混淆,比特币是一种资产,它会有上升和下降,如果你是一个投机者这应该是你所感兴趣的。更广泛地说,这是一种加密货币。这不是一个由国家控制的法定货币。这是更有趣的所在。但真正的亮点是它的底层技术。它叫区块链。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相互信任和进行点对点交易。且不是通过某些大机构建立的,而是通过协作、密码学和一些智能的代码来建立信任。因为信任对科技而言与生俱来,我将它称之为“信托协议”。

 

 

区块链是如何工作的

 

 

现在,你可能想知道,这个东西是如何工作的呢?很好。资产,就像音乐、金钱这些数字资产,不是所有都存储在一个中央仓库,而是使用最高水平的密码学,且它们会分布在全球的分类帐目上。当有人进行交易时,它便会发布至全球各地数以亿计的电脑。

 

 

在世界各地,有一群人被称为“矿工”,这些都不是年轻人,他们是比特币矿工。在他们的指尖下拥有巨大的计算能力,是全球所有的谷歌的10到100倍。这些矿工要做大量的工作。

 

 

每10分钟,这有点像是网络的心跳,一个区块会被创建出来,这个区块包含前10分钟内的所有交易。然后矿工们开始工作,并试图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他们会互相竞争,第一个找到问题解法,确认这个区块的矿工将给予数字货币形式的奖励,在比特币区块链的情况下,那就是比特币。然后,关键的是,这个区块与前一个区块以及再前一个区块相连,从而创造出一个区块的链。每一个都会被时间标记,有点像一个数字蜡封条。

 

 

如果我想黑掉一个区块,付给你还有你,用相同的钱,我黑的不单是那一个区块,还要加上所有前面的区块,即在比特币行情区块链上的全部交易的历史,而它不仅仅存在于一台电脑,而是同一时间遍布于数以百万计的电脑,他们都使用最高水平的加密技术,世界上最强大的计算资源在监视着我。这很难成功。这比现有的计算机系统要安全的多得多,这就是区块链。

 

 

区块链只是其中的一个。它有很多种。以太坊区块链是由一个来自加拿大19岁名叫Vitalik Buterin的人创立的。他证明了区块链有一些非凡的功能。其中之一是,你可以构建智能合同。其功能顾名思义,它是能自我执行的一个合同,可以处理执行、管理、日常工作以及交易所包含的费用支付。在某种意义上,合同也有一个银行账户。

 

 

今天,以太坊区块链上有各式各样的项目,有的能成为股票市场的替代品,有的能成为新的民主模式,在该模式下,从政者会更对公民负责。

 

 

为了了解这场即将到来的革命的重要性,让我们来看一下金融服务行业。还记得这个吗?小题大作的机器。这是一个可笑的复杂的但做很简单的一些东西的机器,如打鸡蛋或关闭一扇门。它让我想起了金融服务行业,真的。

 

 

我的意思是,你在街角的商店用了信用卡,一串位元流经过十几个公司,它们每个都有自己的计算机系统,有的还用着70年代的主机,比这个房间里的很多人都要老,过了三天,结算才完成。

 

 

在区块链金融行业中,并没有结算,因为付款和结算是同一活动,只是一个分类帐的变化。所以在华尔街乃至世界各地,关于这方面金融业正处于大动荡中,他们在想,我们会被替代吗?或我们如何用这项技术来获得成功?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给予关注呢?好,让我来描述一些应用程序。小康,第一代互联网时代,信息的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财富而不是共同繁荣,因为社会不平等在增长。这正是愤世嫉俗、极端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排外主义的核心原因,而他们在国际上愈演愈烈,英国脱欧就是最新情况的例证。

 

 

那么,我们能否找到一些新方法来解决这个不平等的问题?因为现在唯一方法是重新分配财富,向人们征税,然后再分发出去。我们可以提前分配财富吗?我们能不能通过大众化财富的产生,通过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经济中,并确保他们得到公平的报酬,来彻底改变财富产生的方式呢?让我描述一下可以做到以下五种方式:

 

 

1、土地所有权——区块链

 

 

你知道世界上70%的人只拥有非常脆弱的土地所有权吗?比方说,你在洪都拉斯有一个小农场,某个掌权的独裁者,他说,“我知道你有一张纸就能说你拥有自己的农场,但政府的计算机说我的朋友拥有你的农场。”这事在洪都拉斯总是发生,到处都存在这个问题。

 

 

德索托,一位伟大的的拉美经济学家说这是一个经济流动性方面最严重的问题,比拥有一个银行账户更为重要,因为如果你没有一个对你土地有效的所有权,你就不能抵押它来借钱,你也无法为你的未来做规划。

 

 

现在公司正在与政府合作把土地所有权放在区块链上。一旦它存在那儿,它就是不可改变的。你没办法黑掉它。这将为数十亿人的小康创建潜在的条件。

 

 

2、共享经济

 

 

很多作家谈论优步、爱本卜、任务兔、福特等等,它们是共享经济的一部分,大家一起创造和分享财富。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理念。我的观点是,这些公司并不是真正的共享。

 

 

事实上,他们的成功,正是因为他们不分享。他们聚合服务在一起,然后出售他们。假设不存在爱本卜一个市值250亿美元的公司,而是有一个区块链分布式应用程序,我们将称之为B型爱本卜,它本质上由所有想租一个房间的人所拥有。

 

 

当有人想租一个房间,他们可以进入区块链数据库,通过筛选,帮助他们找到合适的房间,然后区块链会帮助他们签订合同,它会确定合同双方的身份,通过系统自带的数字货币处理付款,它甚至能处理好评分。因为如果有给一个房间打五星,那个房间被评价了,而这是不可变的。这样硅谷的大共享经济搅局者们自己也会被搅局,这对实现小康是有帮助的。

 

 

3、汇款——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最大的资金流动

 

 

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最大的资金流动并不是企业投资,甚至也不是对外援助,而是汇款。这是全球性的大迁徙。人们离开他们先祖的土地,他们寄钱回老家的家人。它目前是一年6000亿美元并在持续增长,这些人正在被敲竹杠。

 

 

Analie Domingo是一位保姆。她住在多伦多,每个月她带着一些现金去西方联盟办公室给她在马尼拉的妈妈汇款。她要付大约10%的费用,而这笔钱需要4到7天才到达,她妈妈没法知道什么时候会到。一周需要花费她5个小时的时间来做这件事。

 

 

六个月前,Analie Domingo使用了一个区块链称为Abra的应用程序。从她的手机,她可以寄出300美元。它能直接到达她妈妈的手机而中间没有经历一个人。然后她妈妈看着她手机——一个类似于Uber的界面,屏幕上有Abra的“出纳员”们的位置。

 

 

她点击了一名只离她七分钟的路程的五星出纳员。那个人出现在门口,给了她菲律宾比索,她把钱放入她的钱包。整个流程花了几分钟,只花了她百分之二的费用。这是一个巨大的实现小康的机会。

 

 

4、数字时代最强大的资产是数据

 

 

数字时代最强大的资产是数据。数据是一个新兴资产类别,或许比以前的资产类别更庞大,比如在农业经济下的土地,或一个工业厂房,甚至金钱。而你们所有人我们都在创造这些数据。我们创造这个资产,生命一天天流逝,我们在身后留下了一条由数据碎片组成的小径。

 

 

这些碎片被收集起来构成了你的镜像,一个虚拟的你。这个虚拟的你可能比你更了解你,因为你可能不记得一年前你买过什么,或者说过什么,去过哪里。而这虚拟的你并不属于你,这是个大麻烦。

 

 

所以现在,有些公司致力于在一个黑盒子里创建一个身份,一个属于你的虚拟的你。这黑盒会一直跟着你,跟着你去世界各地,而且它非常,非常地小气。它只给出最必要的一丢丢的信息,在很多交易中,卖方甚至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他们只需要知道他们被付了钱。

 

 

之后你的替身会清扫所有的数据,从而允许把它货币化。这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它也可以帮助我们保护我们的隐私,隐私是自由社会的基础。我们要夺回,我们创造的资产,从而拥有我们自己的身份,并负责任地管理它。

 

 

5、知识产权——区块链生态系统

 

 

有很多内容创造者,得不到公平的报酬,因为知识产权的系统是残缺的。在互联网的第一代,它是残缺的。以音乐为例。音乐人位于整条食物链末端,只能吃些面包屑。如果你是一个写歌的,在25年前,你的歌要是火了,比如说卖了一百万份,你可以得到大约45000美元的版税。

 

 

如今,你要是一个写歌的,你写的歌火了,下载量是一百万次,你拿不到45 k,你会得到36美元,足够买一个不错的披萨。

 

 

所以伊莫金希普,一位赢得格莱美奖的创作型歌手,正把音乐放进一个区块链生态系统。她称之为“菌丝”。这些音乐自带一份智能合约,保护了她的知识产权。你想听她的歌吗?它是免费的,或者只用付几厘数字货币。

 

 

你想把这首歌放进你的电影,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些知识产权是被明确分类的。你想做铃声吗?这又不一样。她形容歌曲变成了一种商业。

 

 

在这个平台上它自己会营销自己,并保护作者的权利,同时因为这些歌自带支付系统就像一个银行账户,所有的钱都会流回艺术家手里,这样他们就能控制这个产业,而不是那些有权势的中介。

 

 

而这个呢,这不仅是应用于音乐人,它对所有内容创造者都一样,比如艺术,比如发明,科学发现,新闻报道,有各行各业的人得不到合理的报酬,而有了区块链,他们将能够在区块链下赚得盆满钵满。这是一件大好事。

 

 

那么,这些是用来解决小康这一问题的,十几个机会中的五个机会,而区块链还可被用来去解决无数其它问题。

 

 

技术当然不会实现小康,做这件事的是人们。但我要对你说的还是那句话,技术精灵已经从瓶子里跑出来了,在人类历史上某个不被确定的时间点,它被一个或一群未被确认的人所召唤,而这给了我们又一次机会,一个改写经济电网和旧体系,并去解决一些世界上最难解的问题的机会,只要我们想去做。

 

来源:币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