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追捧的NFT,玩家们为何并不买账?

2021年3月,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Beeple,紧张地等待自己的作品被佳士得拍卖行拍卖。即使他之前已经有几幅作品被拍出了不低的价格,但这次的作品与以往不同,这次拍卖的作品名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NFT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

 

 

这个仿佛马赛克一般作品是Bepple这5000天每天一副作品的合集,接近14年的坚持,相当于是打包出售了。拍卖自己14年的心血,心情紧张自然也是人之常情。最终everyday被拍出了6934万美元的天价。这当然是个坚持就可能有意想不到收获的优秀鸡汤故事,不过其实,这幅画能拍到如此的天价,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它是一款NFT商品,而这场拍卖,也让NFT这个概念彻底出圈。

 

NFT是什么意思?

 

 

NFT这个概念最近实在是火到不行,如果稍微冲浪,我们就能在各种地方看到关于NFT的消息,例如:NBA球星库里花了116万买了一个猴子头像、鹿晗将自己的头像换成了Kaiju Kingz的NFT作品。甚至周杰伦已经不满足于购买NFT头像,下场入局,与好友一起制作了NFT头像品牌Phanta Bear。在换上了自己的NFT头像后,周董还感叹了一句,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觉。

 

让明星们都如此痴迷的NFT到底是什么呢?NFT意为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这个看起来意义不明的词汇好像是什么互联网黑话,但是实际上它的意思非常简单。同样是基于区块链的技术,挖矿带来的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就是同质化代币:这些代币的价值完全一样的,就好像两个人都有一百块,虽然编号不同,但是将其互换没有任何问题。而非同质化代币就像是艺术品收藏,每一幅画、一件古玩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非同质化,因此现在的NFT,大多附上了一些艺术品的属性。

 

目前的NFT概念里,除了那些天价头像以外,基本上是万物皆可NFT的状态,这其中包括艺术品、游戏、音乐、视频、甚至可以是一张表情包、一条日常推文。推特老板就趁着这波风潮,把自己的第一条推特,做成了NFT,卖出了291万美元的价格、曾经风靡全网的彩虹猫表情包,也乘上NFT的东风,被拍卖到了60万美元。

售价60万美元的表情包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有疑问,NFT是什么东西我知道了,那它凭什么能卖这么贵呢?简单来说,NFT等于是为电子艺术品赋予了一个身份证,身份证的编号始终是唯一的,有了这个身份证,不管它被复制多少次,其所有权还是拥有身份证的那个人。也就是说,NFT解决了电子艺术品的溯源以及版权问题。同时因为数字艺术品难以进行交易,毕竟只要复制粘贴,就拥有了一套完全一样的复制品,如此就很难界定其价值,NFT的出现,让这个问题迎刃而解。

 

 

一套表情包,可能在网络人尽皆知,但是是谁制作的,一般却无人在意,这样创作者想要获得收益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现在大部分的NFT,除了首次交易以外,在后面的二次交易中,原作者会获得一定比例的收益,基本上解决了一些创作者作品火了以后却无法获得收益的问题。而另一方面,不想再炒作NFT了,他又想要回本,那么算上了原作者的版税以后,只能选择加价出售,这也是目前NFT项目水涨船高的原因之一。

 

 

NFT+元宇宙:双倍的叠BUFF?

 

 

NFT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游戏行业是深度绑定的,和最近大火的元宇宙概念也有着千丝万缕关系。

 

现在NFT的元祖级项目CryptoPunks,就来源于一个游戏工作室两人灵光一现的创意,而基于NFT的游戏《加密猫》,更是早在NFT火爆之前的2017年就已经出现。NFT游戏展示了与元宇宙相辅相成的可能性,玩家们在元宇宙游戏中:获取到了独一无二的NFT物品,然后再将其售卖,就构建起了元宇宙的经济系统。因为NFT物品的唯一性,在元宇宙这样一个纯粹的数字世界里,让数据有了稀有度,价值也就得到体现。

 

另一方面,元宇宙游戏的发展是离不开用户创作的,只靠公司显然不可能支撑这样一个庞大的数据世界。目前元宇宙头牌概念股的罗布乐思公司,在旗下同名的罗布乐思游戏中就是大多数作品都是由用户制作。有了NFT加持后,创作者用户在为元宇宙添砖加瓦的同时,也能保证自己的物品获得收益、同时还能保证作品版权不被侵害。

 

其实内置NFT后获益的游戏,除了现在火热的元宇宙概念类型以外,早在2012年前就已经出现。NFT的数字身份证、可交易属性,在这款游戏中的得到了体现,这款游戏就是——《CS:GO》。大家应该都有听说过CSGO中开箱的武器有独一无二的磨损系统,这套系统分为:崭新出厂、略有磨损、久经沙场、破损不堪、战痕累累几个类型,不同磨损度外观上也有一定的变化,但是在这个大分类下,还有一长串详细的磨损数值。虽然在一个磨损区间的枪械外观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有了这个独一无二的磨损度,在一些大的交易网站,你甚至可以知道这个磨损度的枪械有过多少次交易。因此即使可以交易虚拟道具的游戏如此之多,但是能让一些物品长期保持高价、稀缺甚至收藏属性的目前还只有游戏自身生命力顽强的《CS:GO》 ,这种类似NFT的机制,基本解决了网游公司偷偷复制后在二级市场牟利的情况。

在目前NFT大火的风口中,不少游戏公司也在蠢蠢欲动,宣布加入NFT系统,去年12月育碧宣布推出自家NFT平台UBISOFT QUARTZ,SQUARE ENIX则是在1月1日的元旦公开信中公开表示,NFT作为游戏的未来,自己公司也不会错过,同为日厂的konami也不甘示弱,他们在恶魔城35周年之际,将不少恶魔城内容制作成NFT出售。在这些公司宣布加入NFT内容后,资本闻风而动,随即股价暴涨。然而比起受到资本追捧的NFT,玩家对此反响平平,乃至抗拒游戏加入NFT内容。

 

 

不受玩家欢迎的NFT

 

 

育碧在上线了游戏中的NFT商品后两周,这些NFT商品仅仅卖出了15套,而且在宣布上架后遭到了玩家们的痛骂,甚至连育碧自己的员工都有跳出来发声,表示完全不理解公司这么做的用意。听起来NFT商品的好处颇多,又和游戏联系紧密,为什么游戏玩家们如此反感呢?

 

育碧NFT视频被喷到隐藏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目前游戏加入NFT不仅不能提高玩家的体验,反而有可能会为玩家带来伤害。无法否认的是,即使对NFT的未来有诸多美好愿景,但是目前的NFT,更像是一个巨大的“郁金香泡沫”,目前火热的NFT头像即使有独一无二、限量款这样的BUFF,但这些简陋的、随机生成的头像真的值这个价吗?去年一个印尼青年上传933张自拍照,将其制作NFT,目前已经盈利约615万元,一个普通人的自拍,就因为加上了NFT,就被炒出高价。

 

甚至是连文章开头的Beeple都觉得这事不对劲,即使自己的作品拍出NFT史上最高的价格,他还是在收到虚拟货币后光速换成美元,并将市场形势称为泡沫。

 

 

科技前沿的各种新潮概念总是会和虚拟价格炒作如影随形,对比到游戏领域,NFT加入游戏内,即使有了可交易属性,但是同样也会有高溢价属性,假设同样的一套皮肤,单单是加入了一套炒作的概念,就逼玩家付出更高的价格,狠割一波韭菜,这是真正的玩家都不会希望看到的。而NFT依托的游戏一旦关服停机,即使NFT道具可能在区块链上还能交易,但是真的还会有价值吗?

 

 

回首这两年的游戏圈,摆烂层出不穷,各种各样的半成品游戏推出,无尽的DLC地狱已经让玩家怒不可遏,如今将NFT概念融进游戏里,无非只是给游戏厂商多一个捞金利器罢了。一旦这样的概念流行开来,未来只着眼于概念营销的逐利公司们成了风气,能带来的只会是更多所谓的“NFT”商品,,而要在做出NFT创收的基础上做出好游戏,不说不太可能吧,多少有点异想天开。

现阶段的NFT真的能否切实保护作者权益也是未知数,在之前就有过将他人的作品盗取制作成NFT的先例。在游戏本身商品质量都还普遍拉胯的情况下,自身研发技术都还没有稳定,搞些花里胡哨的新技术,被玩家们骂也是情理之中。

 

 

虽然现在游戏公司的NFT项目多少有点智商税的意思,但是NFT的确有可能成为未来游戏产业发展的大趋势。因为如果艺术创作者的权益真的能得到保护、并且产生收益,那么这些创作者们无疑会有大的热情反哺游戏,同时还能为未来游戏行业输送更多人才。

 

 

无论有多么好的愿景,但是现在的NFT的发展,将会是一个十分漫长且艰辛的过程,与其吹鼓新概念炒作空谈元宇宙构想,还不如多拿出有诚意的作品。

 

现实往往比电影更加魔幻,在已经实现了元宇宙的《头号玩家》中,尚且有反派仅仅是为了打广告就被推翻;《地球ol》中元宇宙尚且遥远,但是资本巨头已经在考虑如何利用游戏贩卖概念割韭菜了,玩家们和资本的斗智斗勇,或许永远都正在进行中。


来源:蚕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