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传统知名风投Benchmark合伙人:下一波标志性的消费公司将拥有Web3

原作者:Berber Jin

原标题:《Benchmark’s Approach to Crypto Takes a Page From Web 2.0 》

编译:海尔斯曼,链捕手

知名风投机构 Benchmark 以早期对 eBay 和 Uber 等初创公司的投资而闻名。近几年,Benchmark 也开始转向加密市场,投资了 Chainalysis、Sorare 等加密项目。但 Benchmark 并未像 a16z 等其他风投公司一样,投身于加密投资狂潮,而是在加密市场中,有自己一套投资方法和节奏。

近日,The Information 采访了 Benchmark 的普通合伙人 Sarah Tavel。在采访中,Tavel 详细阐述了在不断发展的加密市场中进行风险投资的看法,以及在拥挤了数十亿美元基金和专业风险投资公司的环境中,一些早期主要投资者该如何适应。

她还谈到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的前景、更传统的启动结构如何在 Web3 中发挥作用、 Benchmark 对代币的看法和 VC Twitter 辩论等话题,以下为采访全文。

对话传统知名风投Benchmark合伙人:下一波标志性的消费公司将拥有Web3-第1张图片-OKX官网

The Information :在加密货币投资者内部似乎存在分歧,一些投资者不仅购买代币,还要协助治理团队和协议,另一派是传统 VC 投资者,像红杉资本和 Benchmark。你认为传统VC必然会演变成前者吗?

Tavel: 我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分歧。当你观察这些加密原生公司时,你会发现很少有人会去建立起长久的消费者关系,去培养长期客户。这群人口齿伶俐,阐述事情的时候好像有超能力。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和以往建立持久消费者网络的想法迥然不同。

我真的相信,对于现在人们称之为Web3的网络,仍是消费者拥有的网络,是加密领域中偏向消费者的那一部分,仍然需要与今天(Web2.0)那些典型的、持久的公司一样,拥有相同的技能。

因此,你想要求这些web3公司的人员具备的技能要和Web 2.0 非常相似。但是,在这个非常专业、智能合约主导的世界中,你要掌握更多的专业知识,拥有流动性挖矿和治理等技能。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领域,我承认我还不太喜欢这里。

The Information :像 Benchmark 这样更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关注的加密领域有哪些?能力范围之外的又有哪些?

Tavel: Sorare 和 Chainalysis 是我们投资的两家加密公司,它们很好地代表了我们所做的投资类型。此外,我对一家类似于 Web3 的游戏公司进行了一项未宣布的投资。这些项目都是我们超级版图内的投资类型。

这种类型的公司将建立一个团队,具有中心化的方面,无论是团队还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但同时也参与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如你所见,Sorare 和他们出售的NFT,或者在 Chainalysis 的案例中作为该领域的主要基础设施参与者。

当然,我们也在投资具有代币成分的公司,我刚做过一个案例。但如果要问那个作为消费者的我,而不是代表Benchmark的我的话,我个人不太倾向于新的 DeFi 协议,这不是我的世界。就像我不看贷款初创公司一样,这是我不熟悉的领域。

同样,我刚刚投资的公司也将拥有一个中心化的团队,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部分基础设施将集中化。而且我认为将来会遇到更多这样的公司,因为这是建立消费者体验更实用的方法。

The Information :自去年加密货币繁荣以来, 你作为消费者、投资者的经验有何变化?

Tavel: 对我来说,当我开始在 Benchmark 工作时,正如他们所说,我已经“被”选择了“红色药丸”。从Benchmark开始,我想做的就是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加密货币上。所以我尽可能多地阅读白皮书,加入白皮书阅读俱乐部,与真正聪明的人交谈,发掘早期协议。这实际上促成了我在 Benchmark 的第一笔投资,即 Chainalysis。

然后我才意识到,实际上我是一个以消费者为导向的投资者。我通常会考虑消费者用例,做这样的投资好像还为时过早,加密世界必须建立基础设施。 因此,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回归市场和互联网领域,做了一些更为传统的投资。

然后在2020年第四季度,我开始了解关于NFT的信息,并且也听了越来越多动态。

作为一名投资者,这是一个深远的时刻,因为这一刻我打开了关于新类型的消费者体验的想象。这些体验可以通过 NFT、数字所有权、消费者对网络的所有权等等前所未有的方式和新经济来实现,甚至这一切会发生在区块链和智能合约之前。所以,自此以后,我开始把握住了线程,之后我们投资了 Sorare,然后我开始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在加密领域上,直到它成为我所做的一切。

所以,我目前在新项目上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寻找拥有某种去中心化基础设施的公司上,他们使用这些基础设施来创造新的消费者体验。

The Information : 你如何看待 Andreessen Horowitz 或 Spark Capital 等风投公司投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举措? 你会考虑投资 DAO 吗?

Tavel: 我们还没有做过类似的投资,但也并不反对。DAO 有一些非常深刻的东西,但我觉得目前更应该提出更多关于DAO 的问题、局限,以及讨论 DAO 最适用的场景,而不是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DAO 是一个「灵丹妙药」。我已经看了一些 DAO 组织,我也对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感到很期待和兴奋。

The Information :去年,红杉资本和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等公司为了证明他们对加密投资的承诺而进行了一场交易狂潮。你对此有何看法?

Tavel: 的确是存在交易狂潮。但我们的结构不同,我们一共有五个合伙人,每人每年进行一两次投资。

The Information : 所以你们不觉得Benchmark 应该去筹集更多资金或进行更多投资?

Tavel: 没有。

The Information :你如何看待去中心化运营的加密创始人之间比较宽松的风气,还有是否会对想在公司中获得大量所有权的风险资本家持怀疑态度?你如何看待 VC 创始人关系的演变,特别是在加密领域?

Tavel: 感觉这个问题又有点回到一开始提到的那个“分歧”。我认为可能存在不同的文化,加密原生、协议级类型的公司、创始人等等,那里的风气有属于它自己的文化。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加密货币的开始,即比特币,比特币的创建方式与主流集权式系统发生的事情相反,即银行被踢出局。它的创建是为了与集中式做事方式形成对比。

Twitter 上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是……这种对立的东西。Twitter 和社交媒体通常会夸大对立的东西,因为当你限制在 280 个字符内进行这种类型的对话时,误解就自然发生了。总会有那些口袋。在常规的、传统的公司中,有一些创始人是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的。这就是他们想要建立公司的方式。当然也会有像 Sorare、OpenSea 和 Axie Infinity这样的公司,这个公司的估值很大一部分都来源自董事会和投资。像所有事物一样,没有单一文化。

The Information :你认为加密货币如何改变了风险投资?

Tavel: 这肯定在发生变化。比如,加密公司可能会需要更少的融资轮次,而且融资的资金也会减少,但他们可以通过NFT 预售 (为仍在开发中的基于区块链的游戏或网络购买 NFT)获取一部分早期资金。

但还有一些公司,比如游戏公司,在发布游戏之前已经做了多年。前期必须是要有风险投资的,他们需要有一个董事会,因为在可以卖东西之前,必须建造一些基础。

The Information :早期的加密投资令人兴奋不已,但成功 进入 公开市场的案例并不多。这会带来 什么信号?

Tavel: 我们可以分开来看。第一,这些公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熟到准备上市的程度。比如,Coinbase 成立于 2012 年 6 月,此外公认的一些可以上市的公司都是最近才成立的。以 Chainalysis 为例,它成立于 2014 年,至今已有七年。通常上市需要更多时间。 Fireblocks 是另一种,他们是最近才成立的。

第一,现在还早,第二是加密公司还有其他融资机制。如果你是一家链上加密公司,那么就可能没有上市的需求,因为已经拥有一个流动的市场。但我也怀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会看到大量加密生态系统公司上市。

The Information :你认为几年后,不采用区块链技术的消费类初创公司还会有一席之地吗?

Tavel: 我不知道,很多事都说不准。但是,我很愿意相信,下一波标志性的消费公司将拥有 Web3,即他们的基础设施会融入一些去中心化方面,使消费者能够拥有互联网或这些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因为这就是我所关注的。

The Information :你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Tavel: 我还想强调的是,我们不要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泼出去。集中构建事物的方式是否完美?当然不是,Web3 具有去中心化的架构,并且能够赋予用户网络所有权或数字资产所有权,这是一个深刻的变化。但这也不完美。

初创公司之间的竞赛不应该是一场比拼去中心化的竞赛,而是创造用户价值的竞赛。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必须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手段。如果我们这样想,那么就会开始意识到实际上我们应该更多去拥抱 Web 2.0 世界,而不是一味排斥、抵抗。

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会看到加密圈的人发推文说:「如果你对加密世界只感兴趣六个月,那就滚开吧。」这完全是错误的态度,因为现在一切还为时过早,已经建立起大规模消费者网络的公司,将会在如何建立持久消费者网络方面,接受难以置信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