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未来的法定数字货币,有什么优势和特征?

千百年来,从物物交易、商品货币、贵金属货币、信用货币到数字货币,货币经历了数次演化过程,体现了社会的不断更替、技术的日新月异以及人们对于货币认知的不断变化。价值尺度是货币最基本的职能,用来衡量商品的价格。货币作为流通手段,在商品交易过程中发挥“中介”的角色。除此之外,货币还有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世界货币等职能。对个人而言,每一个社会人的生活离不开交换,离不开货币,货币政策的变革与社会成员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从国家层面来讲,货币政策直接影响国家对国民经济的管理,是调控市场经济的重要手段。随着互联网经济的繁荣,在传统法定货币的基础上出现了一系列其他形式的货币或代币。

 

 

我国现阶段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由央行发行、管理。传统法定货币具有匿名、易于携带、可重复使用等诸多优点。但其弊端亦很突出:首先,囿于其物理形态的限制,无法进行快速的远程支付结算,大额支付也受到束缚。其次,无法根除纸币易于伪造、变造的痼疾。诚然《人民币管理条例》明令禁止伪造、变造人民币,且《刑法》也规定了伪造货币罪和变造货币罪,但仍然不足以震慑上述行为。

 

 

变造、伪造货币的行为时有发生,不仅损害了交易双方的财产利益,也侵害人民币的正常流通和国家对货币的管理秩序。再次,法定货币的匿名性间接刺激了侵财类犯罪、洗钱罪、贿赂犯罪等犯罪的滋生。由于传统法定货币具有匿名性且不可追踪,一旦被盗或者是被不法分子用于犯罪活动,相关部门无法进行监控管理,不利于犯罪的预防和打击。最后,无法制定相对有效的货币政策。货币一经央行发行流通于市场,便无法实现对其准确控制,无法判断流向。究竟是投向实体,还是流向金融部门,抑或是流转于资产市场,央行不得而知,只能靠粗略统计的信息进行调控,效果差强人意。

 

电子货币的出现无疑是对传统法定货币的补充。电子货币是指“由发行者进行清兑的某种债权所表示的货币币值”。电子货币通常储存在电子设备上,且发行的票面价值不低于货币币值,并且由使用者作为支付工具。电子货币的出现,有效地解决了传统纸币不易大额支付的问题、消减了货币伪造风险,使用和携带更加便利。电子货币具有传统法定货币的一般特征,但又存在不足之处:其一,电子货币由第三方发行,降低了央行对货币供应量的控制,不利于货币政策的执行;其二,电子货币的交易必须经过第三方平台,具有完全的中心化特征,且对账户高度依赖;其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增加,加剧了央行的负担。电子支付平台开设多个备用金账户,关系复杂,加大了央行对其账户合规行为监控的难度,加重了央行的监管负担。

 

 

比特币也无法有效解决传统法定货币、电子货币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尽管比特币在虚拟世界里价值从发行之日起呈指数级增长,但其只限于在虚拟世界流通,一旦比特币从虚拟世界走向现实世界,其背后没有资产支撑这一致命弱点就突显了。没有资产支撑,无法保持稳定,其交换价值也就无从谈起。如前所述,比特币以区块链技术作为基础,其精髓在于去中心化、匿名、分布式储存。然而比特币只能作为私人数字货币而无法成为法定货币的原因也恰恰在此:首先,其完全的去中心化,导致央行无法对货币流向进行监控,亦不能保证货币政策的有效实施;其次,比特币的匿名将会给监管带来巨大的困难,容易滋生侵财犯罪、洗钱罪、贿赂犯罪等,不利于社会的稳定;最后,比特币由单位和个人发行,其信用难以得到保障。

 

 

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吸取传统货币、电子货币和比特币的优点,同时补其所短,这样方能突显发行新货币的价值和意义。法定数字货币由央行统一发行,具备可控匿名性、可追踪性、安全性和分布式储存等特性。

 

首先,可控匿名性和可追踪性的设计是法定数字货币有序运行的核心要素。“认证中心”和“登记中心”是实现可控匿名的重要环节。详言之,认证中心是央行对法定数字货币机构及用户的信息进行集中认证管理,采用标识化技术隐秘身份,用户个人信息不公开。登记中心记录法定数字货币和对应用户,完成权属登记。同时还要记录数字货币从发行到流通再到回收的所有流水。换言之,就是将法定数字货币与由认证中心发放的身份标识进行关联,完成权属登记,此时登记中心并无法对应到具体的某个用户。实现匿名且可控的关键就是在认证中心和登记中心之间设立屏障,若非基于法定原因且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将二者随意关联,由此保障用户隐私。这一机制是“前台自愿、后台实名”的基础。

 

 

其次,使用加密技术,保障了交易的安全性。法定数字货币在交易时以字符串的形式通过网络传输,为了防止被破坏和更改,不能仅仅依靠硬件来保障,必须使用密码技术来为货币流通保驾护航。

 

 

最后,分布式储存,使交易数据安全、可靠、可信。所有的运营机构都存在副本,中央人民银行保存主中心账本。

 

 

本文由蜡笔聊最炫科技原创